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危险的决定

危险的决定

  张寿民译

  一、不幸的事故

  这是一个不幸的事故,但却无人可受指责。

  这年的冬季来得特别早,强劲的冷风把大地的温度一股股地往下拉。因为能源闹危机,前二年冬季供电不足,室内温度太低,家庭主妇们个个牢骚满腹。而今年,为发展旅游事业的需要,在城南郊又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机场。每当夜晚,跑道上灯火通明。城西北的天文台今年又有一架大功率宇宙射线分析仪投入使用。夜幕降临后,天文学家们在满怀希望地捕捉摩羯座发来的信息。城东南二百公里处的一个秘密潜艇基地和城西五百公里处的一个航天中心,这些都是“电老虎”……为了满足电力供应的需要,康纳电力公司决定提前运转世界上第一台越导发电机。

  这是一种新型的发电机,它的巨大定子线圈浸在液态氦中,在这样低的温度下,导线的电阻消失了,所以它不仅效率高,而且功率可以做得很大。

  超导发电机已进行了多次试验性运行,工作很正常。为确保正式运行安全,里查德·尼尔逊再一次走下安放电机的深井,对冷却系统进行检查,抄录温度,检查液氦有没有渗出隔离层。

  和往常一样,一切正常,他用电话通知了中心控制室,于是他收拾工具,准备返回地面。

  这时,暮色笼罩着大地,电力网的负荷不断上升。供电中心命令超导发电机投入运转,巨大的转子在轮机的带动下立即旋转起来。尼尔逊开始爬上井梯。就在他爬上井梯一半的时候,电机中响起了可怕的吱吱声,空气中充满着刺鼻的金属臭味,电流强度在急剧上升,中心控制室的仪表指针在不停地摆动……突然,电机中迸出一道火光,接着是一片黑暗。

  不久,井底又重新发光,尼尔逊的助手来到井旁。

  “哈啰,尼尔逊,你工作结束了吗?”他喊道,“快上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并且没有回音。

  “你受伤了吗,尼尔逊?”

  仍然没有回音。焦急不安的助手沿着梯子爬了下去。爬到一半,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象是有裂缝的气球在发出漏气的响声。他四处张望,发现工程师正昏迷不醒地躺在涡轮机外壳的脚手架上。

  二、奇怪的病情

  尼尔逊被急救车送进了医院,由赛达逊大夫进行抢救,两小时后尼尔逊开始苏醒。除了碰伤了几块皮肤外,尼尔逊感到头有点痛。经过检查,内脏和骨胳、肌肉没有什么损伤,赛达逊就离开病房去照料其他病人。

  一小时后,护士长打电话通知赛达逊,说病人要求见他。

  大夫走进病房,看见尼尔逊一副窘迫不安的样子。

  “哈啰,工程师先生,您好些吗?找我有什么事?”赛达逊问。

  “我有些不正常……”尼尔逊喃喃地说。

  “当然,您不必马上出院,可以在医院住几天,公司不会扣您工资的,过几天您就会正常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夫。”尼尔逊摇了摇头,眼睛里闪烁着不安的神情,“我无法看报了。”

  赛达逊立即断定,由于脑袋受震,他可能得了记忆失却症。

  工程师仿佛猜出大夫的心思继续说道:“不,我认识这些字母和句子,但我所见的一切都左右对调了,大概我眼睛里有什么东西。”

  工程师向旁边的护士要了一面镜子,把镜子放在报纸对面,看着镜中的报纸,象正常人那样,迅速地朗读起来。

  任何人都可以表演这种技巧,所以赛达逊笑了笑,没有去打扰他。

  读完报后,尼尔逊问大大:“我患的是什么病?”

  “没什么,过几天就会好的,好好休息吧。”赛达逊回答道,并且准备离开。

  “我摔倒时,大概把右手压着了,腕关节有点痛。”工程师皱着眉头说。

  “让我看看。”大夫弯下腰去看尼尔逊的右手。

  “不,是这只手。”工程师抬起了左手。

  “你不是说右手吗?”大夫问。

  尼尔逊显得有点惘然失措说;“难道又是眼睛在作怪吗?不,我看得很清楚。喏,这个是右手吗!请看,这只订婚戒指五年来我一直无法把它脱下来。”

  赛达逊大夫有点诧异了,因为他早就知道尼尔逊的左手无名指上确有一只戒指。

  “你身上有其他伤疤吗?”大大问。

  “没有。”工程师小声地回答。忽然,他想起什么似地说:“我右边镶过两颗牙齿。”说着,张开了嘴。

  可以看出,两颗金牙在左边闪烁着。赛达逊吩咐护士去拿牙科病史。

  这是一个奇怪的病例:病人的左右全部颠倒了。一个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赛达逊请工程师把口袋里的东西取出来。

  “都在这里了。这是电气工程师记事本,这是几个银币。”尼尔逊取出口袋里的东西。

  赛达逊怀疑自己的眼是否花了,记事本上的字母,无论是印刷体还是手写体,都左右翻转了。更令人惊奇的是,银币上英国女皇的头像也换了一个向。上面的花纹也一样。

  牙科病史拿来了,上面写着,右边镶过两颗金牙。

  赛达逊惊奇极了。他关照不要向外界透露此事。准备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一旦发表,可以相信,将会轰动全球。为了弄清原因,他决定去找超导发电机总设计师、物理学家休斯博士。

  三、意外的发现

  听到大夫的叙述,博士有点将信将疑,但当电气工程师记事本和银币放在博士的办公桌上时,一切怀疑都烟消云散了。

  事情非常消楚,在尼尔逊身上发生了某种空间反演,或者说翻转,左和右换了位置。这是前所未见的物理现象,它和传统的观念是如此格格不入,以至在经验范围内无法设想这种翻转是如何进行的。

  休斯久久没有从这个突如其来的冲击中清醒过来,以至大夫向他告别都没有听见,只是怔怔地注视着桌上的银币,在银币的光圈中他仿佛看见了物理学新世纪的曙光。

  休斯收集了有关事故的所有报告,根据所获得的资料判断,在极低的温度下,几百万安培电流的瞬时冲击改变了空间的结构,使在一个不很大的空间范围内的左和右完全翻了一个身。

  这是多么奇特的现象啊!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三角形ABC和A'B'C',把它们平放在桌子上,一只三角形是另一只三角形的镜面映象。无论我们在平面中如何移动,它们总是无法重合起来。如果我们把其中一只三角形在空间翻一个身,再放到桌面上去,它们就可以重合了。就是说,平面(二维空间)的东西要成为自己在镜面中的映象,必须通过三维空间才能重现。那么,三维空间要实现空间反演,不也应该通过四维空间吗……总之,相对论时空观将要修正。

  为了取得翻转空间的确切数据,休斯向公司董事长要求进行试验:“今天晚上,只要一分钟,闭合几个发电机,加大负荷,重复那天的事故,那么我们就可获得划时代的伟大发现。”

  公司不是慈善机关,董事们可不愿再损失几百万英磅。休斯的请求没有获得批准。

  幸好,休斯设计的模型还在,在模型上进行试验,也可获得真实的数据。一个月来,休斯不断地进行试验、计算,终于建立了关于空间反演的物理理论。

  四、饥饿的威胁

  某天,当休斯在埋头计算的时候,赛达逊大夫愁眉苦脸地来找他。

  “尼尔逊又进医院了,我原先作出一切正常的诊断是错误的。”大夫说。

  “他怎么啦?”休斯诧异地问。

  “他会饿死的。”

  “为什么?难道公司把他解雇了?”

  “不,尼尔逊的体重一直在减轻,最近又出现了严重的营养不良症,我为他开了综合维生素,但无济于事。他体重在继续下降。”

  休斯的脸色起先是疑惑不解,而后又呈现苦恼的样子:“我有什么办法呢?你才是医生呀!”

  “我是个医生,但我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要帮助尼尔逊摆脱饿死的威胁,我已无能为力,所以我来求助于你。”

  “我可以为你效什么劳呢?”

  “你知道,在有机化学中,碳、氢、氧可以相互结合成十分复杂的空间结构,即使相同数量的原子,还是可以结合成两种有机分子,它们的空间配置不同,其中一个是另一个的镜面映象。”赛达逊大夫背诵着有机化学的课程。

  休斯有点不耐烦地打断赛达逊的话:“这两种化合物叫做立体异构。可是它们的物理和化学性质极其相似,主要是放光性不同……

  “是的,它们毕竟只是相似而已。”赛达逊接着说,“近年来发现,某种空间结构的维生素对人体是必须的,而它的立体异构体对人类却毫无益处,不能参加人体的生物化学反应,你一定明白尼尔逊病情的严重性,由于组成他身体的细胞的分子空间结构翻转了一下,通常的维生素对他的机体来讲不能吸收,就象右脚不能塞进左边的皮鞋中去一样。尽管他能很快习惯由右向左的书写形式,但他机体却无法习惯这一点,他将要饿死!”

  “难道不能设法生产他能吸收的那种空间结构的维少素吗?”休斯问道,

  “我请教了生物化学家,生产一克这种维生素C需要五千英磅,尼尔逊的收入无法维持自己的生命。”赛达逊激动地说,“我是个医生,人道主义是我的最高准则,我不能眼看自己的病人饿死!康纳电力公司应该赔偿尼尔逊的损失,负担尼尔逊的一切医疗费用。”

  “好吧,我试试,向董事会提出这一要求。”休斯轻声地回答,“但我担心……”

  五、危险的决定

  起初,罗伯特董事长固执地不肯认步,休斯博士同平常一样坚持己见,罗伯特最后答应召开董事会讨沦。

  董事们一个个进入会议厅,对于传闻中这次会议可能要掏他们的腰包而怨气冲冲。

  在罗伯特结束了开场白后,由休斯介绍情况:“各位董事先生,正如你们已经知道的那样,由于发生了一次意外的事故,工程师尼尔逊患了一种奇怪的病,为了使你们对他的病情以一个正确的认识,请看这个——”休斯拿出电气工程师记事本放在桌面上,会上气氛顿时活跃起来,董事们争着传阅这个稀世的珍品。

  “还有这个银币,假如你拿它去买东西,一定不会被拒绝接受的,可是仔细看看……”

  休斯的话被一个兼作银行生意的董事打断:“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银币的头象是反的。”

  “是的,不仅头象反了,所有的花纹都转了一个向,翻了一个身。”休斯有条不紊地说下去,“先生们,记事本翻了个身可没关系,可以重新发一本;银币翻转了一下,不仅没有降低它的价值,反而使它身价百倍,多少钱币收藏家梦寐以求成为它的占有者……可是尼尔逊先生翻转了一下却给他带来了灾难……”

  会场上一下子鸦雀无声,有的董事缩起了脖子,有的把自己陷进柔软的沙发里。

  休斯继续说道:“在这次不幸的事故之后几星加,尼尔逊身体出现了一些不正常情况,和平常人一样,他也吃东西,但却无法吸收,营养中缺少某些东西,尼尔逊在不断消瘦、头晕、眼花。耳鸣。因为无法吸收一些食物的分子,他将要饿死。”

  休斯故意停顿了一下,取出几张纸。在给予致命的打击前,让董事们有时间思考一下,权衡一下利弊是有好处的。

  “先生们,你们当然清楚,尼尔逊是工伤,董事会必须承担他的医疗费,如何治疗呢?现在我们已经清楚了,必须生产另一种立体异构维生素,而每克需要五千英磅。”

  会场足足沉默了一分钟后,立刻象水煮沸了那样议论开了。

  “这样我们不都要破产了吗?”一个董事喊道。

  “这样公司非倒闭不可!”另一个叫着。

  ……

  三小时后,精疲力尽的休斯走出了会议厅,赛达逊大夫立即迎向前去:

  “怎么样?作出决定了?

  “是的,正是我最担心的——董事会决定让尼尔逊再接受一次事故。”

  六、独特的治疗

  错综复杂的电线通向休斯博士的仪器。休斯在紧张地作着试验前的准备。在发电机的深井前,围着黑压压的人群。人们焦急地等待着试验的进行。

  中心控制室发出询问信号,休斯回答说:“一切准备就绪。”十分钟后,在董事长罗伯特和赛达逊的陪问下,尼尔逊来了,他脸色苍白,象是去赴刑场一样。

  “是不是还要检查一次?”罗伯特问。

  “不必了,我们检查过好几次。”休斯一边说,一边走道去和尼尔逊握了握手。

  尼尔逊缓慢地爬到井里,按所吩咐的那样,站在井中心,他那苍白的脸朝上看了看,休斯博士鼓励似地向他挥了挥手,然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仪器。

  他打开仪器,调整好荧光屏上的曲线,然后说了声“上帝!”就按了开关。

  一秒钟内,整个建筑物仿佛抖动了一下……试验结束了。

  休斯惊奇地看到,罗伯特先生不顾自己六十高龄,飞快地奔向深井,头伸过栏杆向下探望,高兴地向尼尔逊挥了挥手!等休斯走到他跟前时,听见罗伯特喊道;“我们做了一切,他总算得救了!”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