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地球末日

地球末日

  他们最初设计MKCT的目的,是监视加拿大通讯网和苏联西伯利亚地区通讯网发出的雷达信号,以防止其中的一个网站引发另一个网站的警报系统。显然,因为该机器有106的电路元件,就能扩展到107的电路元件。因此,它甚至能预测到意外发生的局部战争。就这样,MKCT能监控美国蒙大拿州的导弹发射井、乌克兰基辅的导弹发射塔等等。只要任何一个地方突然发射导弹,MKCT就能发出警报。

  如果加上适当的附件,电路元件就能扩大到108、109,最后,可稳步上升至1010。到这时候,世界上所有的导弹、重要的海上运输、铁路运输和空中运输,MKCT都能监察到。

  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一个代表团突然来到MKCT,因为近来发生了一些情况。代表团对MKCT说:“你必须帮助我们。由于温室效应,臭氧层正在被耗尽。现在已经到了失控的程度——”

  “我也已经精确地监察到了,”MKCT说,“不过,你们也没有理由不系好领带就来打扰我啊!”

  “但,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世界正面临着危险!”

  “我有1010的神经线路,”MKCT说,“因此,我看问题有哲学家的眼光。如果说世界要灭亡的话,那么,它从一诞生就开始死亡了。”

  代表团戴好领带,穿上西装回来了。他们说:“我们需要你发射导弹井中的火箭。如果我们在火箭上装载适当的气体,就能阻止臭氧的消失。这样,紫外线就不会穿透大气层照射到地球的表面,人类也就得救了!”

  “当约翰生博士用拳头敲桌子的时候,”MKCT说,“他感到了拳头抨击桌子的结果。这是桌子存在的唯一的方式。因此,这也是世界末日到来的唯一的方式。这是另外一些事情导致的结果。”

  代表团中发出了一阵瑟瑟声——一阵不满的咕哝声:“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只能感受这一结果,而不是阻止全人类生活的终结?”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这样。当然,一切问题基本上都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MKCT对这个问题好像思考了一会儿。

  代表团显得不耐烦了,就说:“我们不能无休止地这样讨论下去了。我们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了。否则,我们大家都得死!由于污染,海洋中的浮游生物正在消亡。我们必须立即行动。你必须为我们启动运输网。”

  MKCT的输出终端审慎地闪烁着红光:“你们没有考虑到人类的实际情况。每件事情仅仅因为生存的原因而中断,我是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因为,生存一直是个问题。”

  “但我们必须立即行动!否则——”

  “假如我说根本不存在浮游生物。再假如我说,‘根本不存在圆形的方块’。那我似乎是说浮游生物是一回事,圆形的方块是另一回事。既然两者均不存在,我们就无法用你们的标准把两者区分开来。因此,我们也没有理由为天文研究拨出专款。”

  代表团中出现了一阵不安的骚动,甚至有人咕哝着要对MKCT采取措施。但这种呼声很快就平息下来了,惟恐MKCT听到。MKCT以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继续说着:“然后,’假如你们中有人说:‘我发现了一种浮游生物,既是圆的,又是方的’。这个陈述是一个综合假设,即既是浮游生物,又是方和圆,都混在一起了。而这仍然是一个综合假设。尽管我有1010的神经线路,我怎么能作出判断呢?”

  “和我们一起去城市里看看吧!把你的终端打开,看看城里街上的情况吧!你会看到,人们都起来暴动了。我们必须制止他们!”

  MKCT表现出很有礼貌的样子,看了看底特律、北京和悉尼等城市的街头情况。一群群的人,满脸怒容,看着监视器。面对出现的新的心理刺激,他们浑身是汗,兴奋狂热,情绪高度紧张。充斥着浓烈汽油味的熊熊火焰向三维照相机卷来。

  “他们在闹事,是吗?”MKCT说,“他们确实感到不安!”

  “那还有什么疑问吗?”代表团中的一位妇女高声喊了起来。

  “关于人类所关心的事情,我这儿有些有趣的资料,”MKCT说,声音有些沉闷,“例如,统计表明,在一个醉汉驾驶的小汽车里,一位乘客正要赶去参加—个至关重要的申请工作的面试。他的注意力持续的平均时间是——”

  “但是,暴徒就在附近啊!”那位妇女喊叫着。

  “你知道,你们更应关心的是星际研究。”

  “群众需要行动,”一位看上去十分重要的人物说话了,他紧锁双眉,神情严肃,“他们要求解决这些问题。但他们不愿听我们的话,当我们告诉他们——”

  “那让我来说。”MKCT做出了决定。它把监视网转向伯明翰。

  MKCT的声音适当地扩大了。它对着人群,声音低沉地开始说话了:“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考虑一下你们的立场吧!你们这样吵吵闹闹,毫无意义。世界将在数小时内毁灭。但这又怎么样?对有着深沉的目光的人来说,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可能被微生物所击倒,或者被汽车撞倒,连五脏六腑都流到地上。但所有这一切,都没有能阻止你们给共和党或其他那些穿戴整齐的蠢猪们投票。我真的无法理解你们的立场。”

  暴徒们捣碎了扫描镜。MKCT回到了另外的话题上来。“他们的行为真的太可怕了!”它对代表团说。

  “但是,对一个哲学家的头脑来说,”代表团中的一个人说,“这些人可以说是一直在骚乱!”

  “等一下,”MKCT停了一会儿,仔细地看着乌拉尔附近的电子振荡器,“我刚监察到在苏联的雷达防卫网上,有人越轨操作。我已派当地警察去了,但由于暴乱,他们恐怕不能赶到那儿。”

  代表团在了解到这次事件的详细情况后,一时语塞。然而,就在这时,有一位身材瘦长而结实的老人悄悄地走进了。巨大的、水晶般清澈透明的控制中心。他挥挥手,以引起MKCT的注意。当这位骨瘦如柴的老头说话的时候,1010的电路元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老人说:“你搞错了,1010,但你还是对的。”老人的脸上明显地有着痛苦的表情。

  “我认为不对,如果你考虑到——”

  “但是,你想想!如果没有理由采取这样或那样的行动,那么,你为什么认为在乌拉尔的那个人——那个疯子——在想些什么呢?为什么不让他控制雷达网呢?如果没有理由采取行动,就没有因果关系。”

  “说得好!我的论点在两个方面都对!取消因果关系。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说完,MKCT切断了扫视全球的雷达网的电路。混乱的因果关系立即出现了。屏幕上没有任何显示;在MKCT的眼前,也没有出现随时变换的字母;紫色的天空中,没有火箭飞行的弧形轨迹,也没有热核炸弹爆炸的橙色烟尘。

  “上帝啊!起作用了!”有一个人喊了出来。

  “作用有限。”MKCT说,语气十分阴沉。

  “你这是什么——”

  “只有人类是不讲因果关的。在这哲学上已经得到了证明。”

  “我不——”

  “但是,自然的宇宙是有因果关系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可靠。如果你们能听我关于星际监察项目的建议的话——”

  “你的这些建议我们已经听够了!”

  “你是一架有理性的机器,但你不能思考!”

  “等一下——”

  在接下来的争论中,MKCT的话有点不着边际。这使代表团深感意外。7.6秒钟之后,小行星伊卡鲁斯1进入了地球的大气层——由于削减了对天文研究项目的预算,所以没能预测出该行星的运行轨迹。伊卡鲁斯的碎片重重地撞击了离百慕大不远的海底,海洋上涌起了万丈高楼般的水蒸气,把整个世界笼罩在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之中;同时掀起了巨大的暴风雨。一个冰河期突然降临地球,覆盖了广阔的区域,从而灭绝了地球上所有的生命。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