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文摘 » 科幻故事 » 三个我

三个我

  杨汝钧成科译

  (一)

  “请您把图画书放下来,听我谈谈好吗?”拉德尔教授烦躁不安、火烧火燎地说着,“我要讲述的是即将进行的一次绝无仅有、非同小可的超时空冒险。你对此恐怕从未听说过吧?我打算让你参与这一冒险行动。”

  卡特尼把嘴中的一段烟卷从一侧移到另一侧,继续咀嚼起来。

  卡特尼微笑着说道:“教授,我上您这儿来,无非想喝上一杯咖啡,用上一顿早餐,这就令我心满意足啦。至于时间旅行机嘛,那是您的主意啰。”

  话毕,他又开始了嚼烟的动作。

  “卡特尼,你将很快进入到一亿一千万年以前的时空,那时候还未有人类存在。这难道不会令你瞠目结舌、吃惊万分吗?”

  “嗯,当然。”卡特尼高兴地嚼着烟应答了一声。

  此时,卡特尼半躺在一张安乐椅上,细长的颈上连着石头般的头部,长长的双臂和双腿从那狭窄的躯干上分开,一件衬衫早已褪了颜色,一条棕色裤子的膝盖上已经缝补过,脚上穿的是一双廉价的旧式鞋子。

  拉德尔教授纳闷着说道:“瞧瞧你的模样吧。难道我不在干正经事吗?你上山已有两天了。你当时饥饿难熬,我给你喝的是美酒,用的是佳肴,吃的是热饭。你总得干事儿啊,要是没有钱……”

  “我有钱,有一个硬币,可我的口袋有个洞,那枚硬币准已掉在这间屋中的什么地方了。”

  “行啦,行啦。我已经答应付给你比那枚硬币多得多的报酬,一百美元,对吧?我们对此已经拍板了。你得坐上我的时间旅行机,我则把一百美元交给你。难道你不该听我谈下去吗?我得把一切都向你解释呢。那些细节是极其重要的。如果你在时间旅行机里出了差错,就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哪!”

  卡特尼突然站起了身。那本图画书掉了下来,落到了一堆杂乱地堆放金属片、玻璃块、奇形怪状的小轮子、许许多多的摘记字页以及各种各样的小型电子机械之中。他径直地向教授走去。

  卡特尼的语声显得从容和缓:“您认为,我对此一无所知吗?好吧,教授……您为何不亲自作一次惊天动地、无与伦比的旅行呢?”

  矮个儿教授微笑着说道:“不必使性子嘛,我的朋友。我……嗯……是这样的……我确实有着相当高的价值,而这一次旅行又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性。这是无可非议的。”

  “那您为何老是呆在这座山上呢?”

  “这可不是我的过错,没有人给我研究经费呀。这样,我就不得不使用我自己的所有积蓄和全部时间了,我也只配呆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啦。”

  “您能确信,这台时间旅行机一切都正常吗?”

  “当然,我几乎能完全确信。”

  “哦?这么说来,我能回来?”

  “嗯……这本来就能够返回的。它绝不会存在任何危险性,这是千真万确之事。我已一而再,再而三地检查了所有的数据,我几乎发现不出一丝一毫的误差。当然,这并不排除某些瑕疵,但这无碍大局。”

  “既然是这样,”卡特尼说道,“我在飞离以前,得光拿到报酬才是。”

  “噢,当然,”拉德尔认可地说,“你马上就会得到支票的。”

  教授很快掏出了支票簿,在绿色的字页上疾速书写着,随即撕下了一张支票,交给了卡特尼,卡特尼仔仔细细地看着上面的数字,一百美元。经办银行是农民和种植者银行,他把支票塞进了衬衫口袋之中。

  拉德尔拿起了一台小型照相机,把它挂到了卡特尼的脖子上。

  “照相机已经装上了新的胶卷,这你应该知道的,对吗?你准已懂得了它的使用方法吧?要不,我再给你……”

  “行啦,行啦。对我而言,摆弄照相机已经不在话下了,你已经教过我不知多少次啦,你还要我到时走出时间旅行机,拍一些照片,对吗?嗯,还要移动一块岩石。”

  “只移动一块岩石,绝不是别的任何东西!你完全弄清楚了吗?记住:你即将返回一亿一千万年以前的时空。到时,你的极为细微的一举一动都会改变现在的情景。也许,那时候的人类还只是一些渺小的动物。如果你自作主张,鲁莽行事,恃强凌弱,就必然会把我们全给消灭掉。所以,你只能稍稍移动一下一块岩石,以确保万全。”

  他们走到了屋子的另一端,在一个角落里面,那台红黑相间的时间旅行机闪着耀眼的光芒。

  “我将抵达何处?”卡特尼问道。

  “这儿,当然就在这儿。你作的是时间旅行,而不是空间旅行。在一亿一千万年以前,美洲的极大部份都陷于水下,不过,这儿是一个小岛,那就是我选择这座山的缘由。在那个时候,只有这儿是陆地。”

  “好啦,我已准备好出发了。我只要压击一下那根黑色的杆子,就……”

  拉德尔教授不由得惊跳了起来。

  “不行,不行,不行!”他高叫着,“你哪儿也不能撞击!你只要把那根黑色的操纵杆轻轻地推下去,一定得轻轻地推!你听懂了吗?在此以后,时间旅行机的舱门会自动地关闭,机器也就随之发动了。你在到达之后,只要拉一下那根操纵杆,一定要轻轻地拉!舱门就会自动地开启,机器本身会自动进行全部操作的。所以,你完全无需对此予以考虑。”

  卡特尼轻松自在地俯视着教授说道;“你显得过分大惊小怪了,真是小家子气!我碰到过象你这一类的人,都是些怕老婆的家伙。”

  “我可没有妻子。”拉德尔教授说道,“我也不想找……嗯?你究竟去还是不去?”

  卡特尼爬进了时间旅行机,微笑着,随即推了一下那根黑色的操纵杆,把它轻轻地推了下去。舱门迅即关上了。此时拉德尔教授高声地喊着:“再见啦,要谨慎小心,务请多加注意!”

  卡特尼又开始了嚼烟。时间旅行机似乎正在往上猛窜,他透过玻璃最后瞥了一下拉德尔教授的白发,教授的脸部表情似乎显得非常严肃。

  (二)

  耀眼的太阳穿过厚实的蓝色云层闪着光,时间旅行机在海滨的水边停了下来。广阔的原始森林一直延伸到沙滩的近旁,形成一个鲜明的分界线。密林中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植物,生机盎然。

  “轻轻地拉一下操纵杆。”卡特尼轻声地提醒自己。

  他从开启的舱门走了出来,站在水中,水已盖过了双膝。一亿一千万年前的海水正在轻微地上下波动着。

  卡特尼在自忖着:“拉德尔教授,你这一点讲对了,它确实是个岛屿。要是你把屋子建造在山脚下的话……”

  卡特尼在向沙滩行进之际,五颜六色的小鱼在他的脚边漫游嬉戏着。他照了一张相,接着又摄下了一些海景和成片的树木。远处,一只怪异的东西正从森林的高处飞过,它的躯体极其庞大,它绝不是鸟类,看上去倒象是某种大型的皮革制品。卡特尼抢镜头把它摄了下来,那个怪异的东西迅即冲进了树林之中。

  他快步地越过了沙滩。在森林的边缘,有一块小型的岩石,岩石呈圆形,表面为红色。

  “嗬,你就是我的目的物了。”卡特尼对着那块岩石说道。

  它的外形不大,但重量惊人。卡特尼在炽热的阳光之下推动着那块岩石,岩石突然离开了原地,滚到了旁边。在它的原处出现了一个潮湿的圆形凹洞,一只很大的昆虫从里面爬了出来,快速地钻进了树林,与此同时,从洞中散发出了一阵触鼻难闻的气味。

  很显然,卡特尼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他回到了时间旅行机中,最后瞧了一下那块红色的岩石。

  只有几秒钟的举手之劳,一百美元就到手了!

  “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水到渠成的好差使,”卡特尼自语着,“今后我得多接下这样的活儿干干。”

  (三)

  由于卡特尼曾经在一亿一千万年以前耀眼的阳光下停留过,教授的屋子看上去似乎显得渺小和暗黑。他从时间旅行机中跨步而出,教授随即迎了上去,激动万分地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卡特尼低头瞧了一下教授的头顶,接着答道:“一切都如愿以偿。嗨,拉德尔教授,您的头发怎么啦?我离开之时,您还长着些许白发,可现在竟光秃秃地什么也没啦。”

  “头发?我长年以来一直是秃顶。很早很早以前,我的头发就已掉落殆尽啦,我的名字叫古格尔斯,不叫拉德尔,我是古格尔斯。现在,请你把相机还给我吧。”

  卡特尼把相机交给了教授,开始慢悠悠地咀嚼起来。

  “我记得一清二楚,你的头上长着白发,至于您的名字嘛……我简直感到莫名其妙,大惑不解。”

  与此同时,一名长得剽悍的妇女冲出了门外。教授不禁吓了一跳。

  “亚历克斯,”她那刺耳的尖声犹如铲子敲到了石头上发出的,“亚历克斯!那个人不准进屋,我昨天告诉过你这方面的事情啦。把他撵出去!”

  “是,亲爱的,”古格尔斯教授温顺卑恭地轻声说道,“我们的谈话即将结束了。”

  那位妇女转身离开以后,卡特尼问道:“她是谁?”

  “当然是我的妻子啰。你难道不记得啦,你上次抵达敝舍时,她给我们做过早餐呢。”

  “呵,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谁也没有为我做过早餐!您不是明白无误地告诉过我,你从未有过妻子吗?”

  “哎呀,加德纳先生,我结婚已有二十五年啦。”

  “糟啦,简直越来越玄了!我的名字不叫加德纳。我叫卡特尼,卡特尼!这儿究竟出了什么事啦?您连我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您为自己改名易姓,您脱掉了所有的头发,您早已娶了妻子……”

  “请等一等,加德纳先生……”

  “卡特尼!”

  “您不必匆忙,先请把你做过的事情告诉我。你只移动了一块岩石吗?其他什么都未曾动过吗?”

  “完全正确。当时有一只硕大的昆虫窜了出来,其驱干之粗大,与我的胳臂无异,可是我未曾碰它丝毫。我在移动了那块岩石以后,就返回了。”

  “是是,这当然。嗯,嗯,嗯……那准是这一原因了。那只昆虫……一亿一千万年以前的小小变动……可其影响却足够大的了。它改变了现在的情况,它使我娶了一位妻子,并把我的名字从拉德尔改成了古格尔斯。或许,这正是由于那块岩石的缘故。很可能你在移动那块岩石之际,这一切就改变了。你不妨设想一下,加德纳……”

  “卡特尼!”

  “你听我说:你得立刻登上时间旅行机,再次返回到一亿一千万年以前的时空。你务必把那块岩石移回到原处。你在做完了这件事以后……”

  “要是我再次前往,我理应得到另外的一百美元啰,是吗?”

  “你怎么能在这样的时候,高声嚷嚷着要钱呢?”

  “您认为还有更加理想的时间吗?”

  “我现在有一位我并不需要的妻子呢。而你却在此时此地吵着要给钱……嗯,那就这样办吧。”

  教授话毕,掏出了一本支票簿,在上面飞快地书写着,然后撕下了一张,交给了卡特尼。

  “喏,这是给你的报酬。你究竟愿不愿意干哪?”

  卡特尼吃惊万分地盯着那张支票。

  “这张支票同上次的那张迥然相异啊,”卡特尼说道,“而且是另外一家开户银行——美国棉花银行。”

  “这无关紧要,”教授说着,“它难道不是支票吗?嗯?它的作用还不完全一样!这一点你可以相信我嘛。”

  教授把卡特尼推向了时间旅行机。

  “记住,你务必把那块岩石移回到原先的地点,不要触及到任何别的东西,什么也不能碰一下。”

  “这我懂,我懂。”

  “喂,你还记得如何操纵时间旅行机吗?如果你不……”

  卡特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轻轻地压下了操纵杆。

  (四)

  卡特尼返回了小岛海滨的水边,他在开启舱门以后,竟看到了一件奇异的事情——那儿停放着另一台时间旅行机,同他的那台一模一样!

  “喔唷,我的老天!我一定要教授向我解释清楚此事不可。”卡特尼自语着。

  他跨步走上了沙滩,接着,他猛地停住了脚步,那块岩石就在他的前面,可是,一个男人正在推动着它。这是位高而瘦的男子,穿的衬衫已经褪了颜色,棕色裤子的膝盖上已有补钉,脚上是双便宜的旧式鞋子。

  卡特尼高声地呼喊着:“喂!喂!你怎么在岩石旁边啦!不要移动它,不要移动那块岩石!”

  卡特尼匆匆地奔了过去。那个人转过了头,他的脸部丑陋异常。他缓慢而又仔细地从头到脚打量着卡特尼,接着把手伸进了口袋,掏出了一支烟,咬下了一段,开始在口中咀嚼了起来。

  卡特尼把手插入了口袋,拿出了同样的一根烟,啃下了一截,也在嘴中咀嚼了起来。

  他们相对而视,一起咀嚼,互不吭声。随后,同时吐了一口吐沫。

  “我为什么不能移动这块岩石呢?拉德尔教授要我这样干的!”那个人说道。

  “不,拉德尔教授……也就是古格尔斯教授,嘱咐我不要移动那块岩石。”卡特尼强调着说道。

  那个人不动声色地嚼着烟,他的嘴巴犹如机器般地活动着。接着,他啐了一口,转向了那块岩石,又开始推动起来。

  卡特尼把一只手搭到了那个人的肩上说道:“朋友,你何苦要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呢?如果你再不听从劝阻,独往独来,我的拳头是不饶人的!”

  那个人用快腿向卡特尼的膝部猛踢了过去,卡特尼轻松自如地飞闪到了一旁。这种踢腿动作对于卡特尼而言简直是绝招了,他自己不知使用过多少次啦!那个人见一招未成,就倏地站隐身子,开始了出击。这恰恰是远近闻名的卡特尼式快速双拳连击术。卡特尼先往右边一躲,接着又闪向了左侧。

  双方都在熟练自如地使用着快速连击的拳术。

  卡特尼坐到了地上,眼前金星乱跳,头脑里嗡嗡声直响。他看了一下对面的那个人,他也同样坐在地上。双方都被快拳击个正着。

  那个人说道:“嗨,你从哪儿学来的这套快速连击拳术?那可是我的一手绝招!”

  “你的绝招!哼,你给我听着:是我第一个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并发明了这一招数,该招数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好啦,好啦,这样打下去对谁都于事无助哪。”

  “你这句话算是讲到点子上了,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拉德尔教授付给了我钱,要我移动这一块岩石,我当然得遵嘱办事啰。”

  卡特尼把嚼烟从嘴的一侧移到了另一侧,接着说道:“朋友,拉德尔教授付给你报酬,要你移动那块岩石。我给你讲讲我的主意:我这就回去,让教授写一个字条给我,怎么样?他的字条上将会写下八个字:‘不要移动那块岩石!’教授开给你的支票仍然归你所有。我去取字条之时,你就等着。这总行吧?你绝对不要移动任何东西,你能作出承诺吗?”

  那个人嘴中嚼着烟,吐着唾沫;再嚼着烟,再吐着唾沫。卡特尼察觉到,两个人啐出唾沫的时刻,竟出奇的完全一致;他还注意到,那个人挂着的那架照相机,竟同拉德尔教授的那架一模一样!

  “好吧。你回去把教授的字条取来,我可以在这儿等候。”那个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随即躺了下来。

  卡特尼转过身,匆匆地返回了时间旅行机,坐了进去。

  (五)

  卡特尼非常高兴地再次见到了教授,教授的头上竟然又有了白发。

  “啊哈,真有意思。您的夫人情况如何?”

  “夫人?什么夫人?”

  “您的妻子呗,就是那个女人。”

  “我没有娶过妻子啊,我以前不是给你讲过的嘛。我才不喜欢那些娘儿们呢,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妻子。好啦,你把那架照相机还给我吧。”

  “可是,”卡特尼慎重其事地说着,“您上次已经从我这儿取走啦。难道你连这个都不记得吗,拉德尔教授?”

  “我不叫拉德尔,而叫鲁德利斯。我怎么会从你那里取走相机的呢?你刚刚从一亿一千万年前的时空返回。哎呀,相机究竟放在哪里了,卡比?我不想白白地耗费时间呢。”

  卡特尼不想花上九牛二虎之力纠正教授的名字了,他对时空的旅行越来越感到不快和遗憾。

  “请坐下吧,教授,”他文雅而谦恭地把教授让进了一张椅子之中,“我们不妨开始另一个话题吧。”卡特尼同教授谈了整整十五分钟,最后说道:“所以,如果您想得到一位妻子,就不用给我写字条了。这样,那个人就要移动那块岩石;如果您不愿找一个老婆,您最好马上就把字条写好。对于我本人而言,我是毫不介意的。可是,您可得当机立断,作出选择,究竟何去何从。”

  拉德尔教授(古格尔斯教授?鲁德利斯教授?)闭上了双眼。

  “晤,天哪,”教授说着,“找一个老婆?同那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不,不,不!卡比……卡特尼?……给我听着!你一定得回去。我马上给你写个字条……另外再开给你一张支票……这儿!”

  教授迅即从笔记本上撕下了一页,匆匆地在上面书写着。随之,又开出了一张支票。

  卡特尼看了一下支票。

  “又是一家银行,”他苦恼地自语着,“南方烟草银行。但愿所有这些不同的支票都能管用。”

  “那当然,这些支票随时都能兑付的。你现在就返回,并请告诉另外的那个卡比,就说……”

  “卡特尼。唉呀!什么另外的那个卡特尼?我是唯一的卡特尼嘛!”

  “可是,我只是委派了你一个人!两个卡特尼都是你。你应该理解这一点的,对吗?你在上次返回之际,你遇见了你自己。嗯……这么说吧……卡特尼一号(就是你)遇见了卡特尼二号(也是你)。但是,卡特尼二号只是返回了过去的时间一次,而卡特尼一号则返回了过去的时间二次。就是这么回事,那是极其容易解释的。”

  卡特尼缓慢而又深长地吸了一口气。

  “极其容易解释?”他说道。

  “现在唯一的一件怪事是那只照相机,你为什么未曾带在身边呢?我对此事完全不能理解。”

  “时间旅行机可以发动了吧,教授?”

  “完全可以,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啦。要是卡特尼二号能够把照相机交给卡特尼一号就好了……”

  卡特尼把教授推到了一旁,纵身跳进了时间旅行机。

  (六)

  这一次,卡特尼几乎直接抵达了沙滩。他紧攫着教授写的字条,跨步走出了时间旅行机。接着,在他的面前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精彩的场面。

  两个男人正在一块红色的岩石旁打架,他们穿着同样的服装,一样高的个子,面孔也长得一模一样!猛然间,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他们使出了同样的快速连击的绝招,同时在刹那间被对方击倒在地。

  “嗨,”卡特尼高叫着,“你们从哪儿学到了我的这一手绝招啊?”

  两个男人顷刻跳到了一旁。

  挂着照相机的那个人说道:“咦,你们两个人怎么长得一模一样啊!”

  “喂,请稍等,”另外一个人说道,“长得完全一样的是你们两个人!”

  卡特尼接着说道:“我们三个人都是一个人。请坐下吧,让我把其中的奥妙给你们说个明白。”

  他们都坐了下来,一起在嚼着烟。卡特尼边嚼边谈,最后说道:“所以,我是卡特尼一号,因为我每次都到了这儿;回去取字条者,应该是卡特尼二号;一开始移动岩石者,应该是卡特尼三号。”

  那个挂着照相机的人“呼”地一下站了起来:“什么?我?我是卡特尼三号?这从何说起?我理应是卡特尼一号,因为第一个抵达此地者恰恰是我。我还跟卡特尼二号干了一架,而你刚刚到此。所以,你才是名副其实的卡特尼三号呢!”

  卡特尼二号也提出了异议;“我没有去取过什么字条,我才是卡特尼一号呐!你是……”

  “诸位务请安静,务请安静!”卡特尼说道,“我确确实实是卡特尼一号。”

  “请问,你的根据何在?”

  “这是拉德尔教授亲口跟我说过的事情,他给你们讲过了没有?嗯,好啦,我们都该回去了。”

  “请稍候。我得把这块岩石移动一下。这是拉德尔教授亲口嘱我干的事情。”

  “不过,教授已经写了字条在这儿了。想看看吗?你没有必要再搬动那块岩石了。如果你胆敢独断独行,我们两人就将你打翻在地,当马使唤。”

  三个人同时掉转头,看到了三台一模一样的时间旅行机。

  “大伙儿一起坐进我的时间旅行机吧,它离我们最近。”卡特尼说道。

  他们一起坐了进去。

  “支票问题该如何解决?你一个人拿了三张,卡特尼二号也得到了二张。我为什么偏偏只有一张呢?”

  “至于这个问题嘛,依我看,咱们回去以后再解决吧,教授一定会妥善处理好此事的。除了钱以外,各位还想到什么别的没有?”

  卡特尼一号用劲地压了一下操纵杆,小岛和明媚的阳光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外面漆黑一片。

  (七)

  “喔唷,”卡特尼二号叫了起来,“现在还是夜间哪。拉德尔教授该在哪儿呢?”

  卡特尼一号向上拉动着操纵杆,可是,它却丝毫未动。

  “你在压下操纵杆的时候过分用力啦!”卡特尼三号吼叫着,“机器给你搞坏了。这一下我们都得完蛋!”

  “不必着急,不必着急嘛,”卡特尼一号把他们挡了回去,“我已经洞悉其中的奥妙了。你们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吗?我们三个人都想返回,返回到现在的世界。但是,我们之中只能有一个人回来呀。时间旅行机中已经坐了三个人,它当然就发挥不了功能了。”

  “这还不容易,”卡特尼三号说道,“我是唯一的、真正的卡特尼。”

  “你配不上。我才是不折不扣的、响噹噹的卡特尼。我清楚得很,我能感觉到…”

  “安静,安静!”卡特尼一号排解着,“唇枪舌剑无济于事嘛。这儿的天气似乎越来越糟了,我们索性返回去从长计议吧。”

  卡特尼一号再次把操纵杆推了一下。

  于是,他们又返回了一亿一千万年以前的时空。

  你能否猜到,他们在抵达之际,又发现了什么吗?

  是的,实际情况确是如此,他们又遇到了一些必然发生的事。

相关文章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