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口余生

  史蒂夫在石头走廊里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走去,靴子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这里阴冷潮湿,水滴不断从石壁上渗出来,不时有水珠滴落在他的肩上。史蒂夫想象着地球上远古时代城堡里的地牢,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吧。只不过德莱嘎尔喜欢这儿,德莱嘎尔上哪,他就得上哪,他已经给德莱嘎尔做了五年奴隶了,如今这个地牢一样黑黢黢的地方就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阅读全文...

商人

  斯旺森走进董事会会议室,脸上保持着一副冷漠的表情,令他的对手都感到敬畏。但大家都知道,今天,身为联合男子服饰用品公司董事会的董事长,他得对公司经营的失败作出回答。然而,斯旺森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当然,他的对手也知道,这仅仅是一种姿态而已。见他冷漠坦然的表情,他们在座位上不安地挪动着身子。 阅读全文...

商人和炼金术士之门

  伟大的哈里发啊,穆斯林的领袖,匍匐于您的荣光之下是我的荣耀;在一个人的有生之年,他不可能奢望更大的福分了。我要向您讲述的是一个无比奇异的故事,篇幅不长,一瞥之下便尽收眼底。其中有奇妙的器具,还有更加奇妙的事件。对于能够被警示的人来说,它是警示;对于懂得学习的人来说,它富于教益。 阅读全文...

赏心悦目——审美干扰镜提案风波纪实

  “美是幸福的保障。”——斯丹达尔① 阅读全文...

舍监

  柳屋前门的古董弹簧门铃响了。将正对着《亚特兰大宪法报》体育版胡思乱想的大个子比尔·奈兰从幻想中彻底拉了出来。现在仍早得很,另一个已起床的住户就是假扮他们女佣兼厨师的埃玛·彼查姆珀。这时候她正在为柳屋其余的房客做早饭。 阅读全文...

身陷器官征募的困境

  (这是一篇科幻小说,又可以说像一篇讽刺寓言。它以辛辣的笔调、明快的语言,以科学事实为依据,描写了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一个侧面:医学的发展,在资本主义社会只能使少数上层人物获利,而对广大的普通人来说却意味着一场灾难。它启示人们:科学的发展与社会的关系应怎样互相调谐?) 阅读全文...

深井中的一条虫

  格瑞戈罗·本福特创作了那本最优秀的科幻小说《时光图》,以及大量其它的被高度评价的作品,包括《在夜晚的海洋中》和《飞过灿烂的未来》。他是在拉瑞·里文之后的一代人中最好的硬科幻作都。他的作品主要采用了阿瑟·C·克拉克的风格,那种巨大的、想象力丰富的,令人敬畏的天体远景和技术上的惊奇,但带着一种其他许多科幻作家没达到过的对人物性格的丰富刻划。 阅读全文...

神出鬼没

  在某个大城镇的郊外,有一个小型研究所,里面只有名博士和三名助手。 阅读全文...

神经中枢畸变器

  半小时之前,梅林达还在全神贯注地看连续电视剧,小哈利还在小床上尖叫。小个子要是在那个时候来打扰,她会当着他的面,砰地一声把门关上。然而,门铃响的时候,她已经穿好了那件新做的中国红的宽大便服,指甲已经涂得猩红猩红。小哈利正睡得象个小天使。 阅读全文...

神鬼军团:九命查理

  我和查理正努力在做投尸城工作,突然头颅内响起似电警笛一样该死的归队信号。我们一边穿上我们的衣服,一边迅速从主教的妓院逃走。查理用尽量大的声音发誓,因为其间她在同一位才华横溢的小侍僧接吻。沿街走着她慢慢平静下来,向我挑逗性的眨了眨眼。“杰西,我认为那位漂亮的家伙是一位管理员。” 阅读全文...

沙泳者

  朱迪丝站在我对面的沙丘上,她的身影在暗色天空的衬托下很显眼。她用一只手遮住眼睛,观察着地平线,那儿正聚集着傍晚初现的云彩。从黎明起,她就在那儿一动不动、心无旁骛地观察着,等待迈克尔和他的白色鸟儿归来。我向她速快跑去,身后的海浪缓慢地冲刷着我留下的迤逦的脚印。她见我靠近,笑了。然而,我们都没有说话。就像往常一样,一旦太阳落山,她便会和我一同走下沙丘。 阅读全文...

杀“妻”

  “您打算杀掉妻子吗?”坐在写字台后的黑发人问。 阅读全文...

杀龙术

  我一辈子都相信世事无常。星期五下午3点钟,我觉得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锤了一下,于是便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阅读全文...

生活的代价

  凯林先生最近情绪沮丧,闹不清这深埋内心的奇怪感觉从何而来。他反复思忖,米莱尔的死应该是与他无关的。 阅读全文...

杀人的僵尸

  莉莎·斯梅特曼是《桑德杂志》的一位编辑。这本杂志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和温哥华地区,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兴趣。她还为多家报刊当过记者和专栏作者。《科幻小说作家协会》已经刊登过她的作品。 阅读全文...

神秘的按钮

  诺玛下班回家,看见门前放着一个包裹,那是个方形的小纸箱子。她拿起来,看见上面用大写字母写着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纽约市东37号大街217号亚瑟。刘易斯先生和夫人收”。 阅读全文...

杀人证

  渔夫汤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将去充任职业罪犯。那天早上,绯红的太阳刚刚升出地面,另一颗黄色小太阳也随即升起。汤姆的村子是新吉拉维星球唯一的村庄,在广袤的绿色原始森林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白点,被两颗太阳的光辉照得熠熠发亮。 阅读全文...

杀人三叶草

  绿色的闪光使千万人变成瞎子,瘟疫夺去了许多人命,杀人三叶草霸占大陆,把人们赶到孤岛。这一切是谁造成的?作者借约瑟拉之口发出感叹:“科学家制造了多么残酷的武器啊!”这是人类自己害自己。本篇把一幕幕悲剧写得栩栩如生,为的是敲响警钟:新科技既能促进文明也会引爆灾难。不明白这一点,也许会有一天,连“怀特岛”那样的孤岛也找不到! 阅读全文...

沙王

  西蒙·科瑞斯一个人居住在一座庞大的庄园里。庄园四周环绕着贫瘠的岩石山脉,离市区足有五十公里远,所以,有时候他意外地接到出差的任务,也找不到一个邻居可以帮忙照看一下他饲养的各种宠物。食腐肉的鹰把巢筑在一座废弃的钟塔上,已经习惯了自己觅食,问题倒不大。至于蹒跚怪,科瑞斯则把它赶到屋外,让它自谋生路,这只小魔兽会捕食鼻涕虫、鸟类和岩石甲壳虫。不过,鱼缸里养的那群食人鱼倒是个大难题。最后,科瑞斯决定往大鱼缸里扔一块大牛肉。如果他出差的时间比预计的长,这群食人鱼得不到食物,就会吃掉自己的同伴。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科瑞斯觉得很好玩。 阅读全文...

闪烁

  人类本性中最丑陋的东西莫过于好战、嗜杀;“尸骨如山”、“血流成河?这些人类语言中令人毛骨悚然的词语说的是千万年以来,发生在地球上人与人之间的血腥杀戮。 阅读全文...

沙之书

  线由无数的点组成;面由无数的线组成;积由无数的面组成;超积由无数的积组成……不,毫无问题,这并不是——更加几何学地——开始我的故事的最好办法。要求真实,是今天这个时代每一个虚构故事的惯例。我的这一个故事,就是真实的。 阅读全文...

鲨舟

  在纽约市,离联盟广场不远,过去有一家专卖鞭绳练索的商店,店里的照片尽是些脚登高跟皮靴、戴着黑色皮制胸罩的女郎正在捆绑一些身著白衣的姑娘。这里绝没有明显的诲淫。海滨浴场上的女郎身上看不到的部分,她们身上也看不到。因此,店老板不会被指控诲淫而下狱(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西里尔对这里心驰神往。每逢经过东十四街时,他总要在赫·勒·(盖莱克塞)戈尔德的店里逗留,浏览一番最新样品集。我一向认为他会在某时某地利用这些……在他死后,我通过“鲨舟”,遇见陆地人类大量被屠杀的情景,啊!我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阅读全文...

闪电杀人魔

  夜深人静,在一家购物商场旁边的一家电子游戏商店,仍然在营业。零从车里出来,进入游戏店,店里仅有杰克一人在玩游戏,他正在玩街霸类的拳击游戏。 阅读全文...

闪光的人

  约翰尼·多纳托俯伏在稀疏的草上,仔细地观察着外星人飞船。 阅读全文...

10级智力机

  创造终极机器……谁不想呢?但有什么危险呢? 阅读全文...

18点的音乐浴

  在地球表面进入黄昏地带的地层深处,在这个由他领导的国度里,18点的报时钟声正庄严地响起,震荡着百万臣民的心脏。 阅读全文...

沙漠奇遇

  起伏的地平线上残留着一抹血红,夕阳西沉,绽射出几束长长的余晖,和大地告别。 阅读全文...

生活中的一天

  正如这篇小说所介绍的那样,生活中充满了小意外。它是一场四分之一决赛,它有其特有的气氛。通过越洋电话,我们了解到真作者已被艾丁堡大学录取,在那里学习法律。他目前正忙于撰写中学毕业论文,评论剧作家赛缪尔·贝科特。 阅读全文...

失落的梦幻

  躺在一个充满虚幻混乱记忆的坟墓里,她挣扎着。 阅读全文...

失败的发明

  S先生近来老是无精打采,他不太想干活,每天只要一有空,就钻进自己的房间,埋头与一大堆设计图纸啦、计算用纸啦以及各种机械零件之类的东西。 阅读全文...

青春永驻的秘密

  旅欧归来的阿里贝尔特乘出租车回到自家的别墅,刚要进门时,突然从别墅的栅栏上飞出一个大花皮球,接着他听到一个青年女子的声音:“劳驾,请帮忙拾一下球!” 阅读全文...

三个我

  “请您把图画书放下来,听我谈谈好吗?”拉德尔教授烦躁不安、火烧火燎地说着,“我要讲述的是即将进行的一次绝无仅有、非同小可的超时空冒险。你对此恐怕从未听说过吧?我打算让你参与这一冒险行动。” 阅读全文...

圣山

  新任天下大酋长柯尔姆·拉文海尔,在灌木丛生、剑齿草遍地的斜坡上慢慢向上跋涉着,一整天的战斗在他身上留下了许多伤,伤口一阵阵剧痛,像一刀一刀在扎着他似的。最致命的伤是他的左大腿被长矛刺进了,每走一步似乎都像被巫婆施了魔咒般地痛苦。在这种情况下,往上攀登要比平时慢得多,但此刻他不急,必要时他会停下来,让自己喘口气。走到坡顶上,他在石冢堆上坐了下来,俯瞰着山下的战场,不由自主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阅读全文...

圣灰

  查理·霍威一家在维吉利亚的林肯公园度周末,他两岁的弟弟泰迪不小心跌倒了,手里的氢气球飘走了,查理的爸爸为了哄哭泣的泰迪,把查理的气球递给了泰迪。 阅读全文...

生硬壳的人

  起初,丹尼尔以为是气候的原因。 阅读全文...

生意不好的一天

  办公大楼明亮的大门在压缩空气的推动下打开了。罗比悄悄地走出来。广场上,许多人在看服装广告牌上五十英尺高的姑娘穿衣服,有的人在读有关停战的最新消息,那些字很潦草。每个字都有一码高。当罗比出现在广场上时,大家下观众的注意力。但是大家对他的注意并没有使他感到高兴。他的感情不比粉红色的塑料女巨人丰富。不管街上有没有人,塑料女巨人总是不断地穿衣脱衣,蓝色的机械眼从来眨都不眨一下。她只招揽生意,而罗比随后出去。 阅读全文...

生锈的元帅

  节假日阿丽萨总是越发忙碌,生活往往更会闪射出新奇和惊险的异彩。 阅读全文...

生死无疆

  雷姆大街45号,一座坚固的小楼前挂着“沙德心理诊所”的牌子。 阅读全文...

生命线

  会议主席拼命敲击桌子,请大家保持安静。有几个人自告奋勇充当维持秩序的“警卫官”,劝那几个头脑发热的人坐下来。讲台上,坐在会议主席旁边的演讲人泰然自若,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他那张白皙的略带傲气的脸毫无表情。会议主席转向他,用几乎不加掩饰的恼怒口气对他说: 阅读全文...

生存危机

  这是2095年,一架巨大的宇宙飞船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一切准备就绪,宇航员已经登上飞船,各种仪器设备早已安装到位,只等一声令下,飞船就要升入天际了。萨娜正在做出发前的最后一次检查,再过一会儿,这艘巨大的筒形飞船就要飞离地球,奔向一颗对地球上的人们来说还是一无所知的、十分遥远的星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