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出现

  有些东西很大,有些东西很小;银河系博物馆,一对亡灵的爱情纠葛。这些都是我亲眼目睹的。 阅读全文...

神秘的车祸

  7月里一个闷热的中午,空气中散发着刺鼻的汽油味和沥青味。街道上的汽车声简直震耳欲聋,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无休止的嘈杂声。行人都紧贴着便道上的墙根走,以便加大自己同街中心那些喷着黑烟的怪物的距离。怪物是人类自己造出来的,造出来后却不仅不能使自己免于每时每刻都受到被怪物压死的威胁,甚至不能分清哪些汽车是需要的,哪些汽车是不需要的。有些汽车在城市里根本无事可作;有些大马力的汽车在街上空跑或者只装着一点点东西…… 阅读全文...

生活之书

  一个中年男子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地铁入口处大声兜售一本绿色封皮的书:“这本《生活之书》是家庭生活的良友。它写得非常有趣、非常大胆,涉及到生活中的一些迫切问题,涉及到爱情、家庭和工作。” 阅读全文...

生活,一只闪闪发亮的玩具拼图猫

  我们是那么习惯于把科幻小说当成一种体裁,以至于很容易忘记事实上这个领域比所谓的主流要复杂得多。如果哪一天约翰·阿普代克和丹尼勒·斯蒂尔发现他们竟然坐到了同一张餐桌上,他们之间可能也无话可说。但是尽管如此,比起另外一些人——比如说——迈克尔·比什普和最后一部于关一个银河王国或者说关于追寻一个金遮阴片的三部曲的作者来说,他们在美学的和含有隐喻的假设上的的确确已有更多的共同点了。换句话说,对于你即将读到的这本小说,如果我们能够想象它是阿普代克所写的有关点疯狂的人格化作品的话,就绝不可能想象它是遮阳片三部曲的作者所作。 阅读全文...

升华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的一个晚上,罗马大学的费米教授和他的妻子等着一个从国外打来的电话,他们早晨就得到了通知。费米坐立不安地在房间里踱着步,突然停住了。 阅读全文...

审判日

  “稍息!”最高统帅斐特尔将军咆哮着走进指挥部。他手下的三位将军站起身来,向他敬礼。 阅读全文...

审判

  时值圣诞节。承蒙气象局的美意,下了雪。 阅读全文...

沈家之女

  [作品介绍]《沈家之女》发表于《剑和女巫20辑》——这是一本原创幻想小说选集。在小说的东方背景设定下,一位普通的年轻女孩为了她母亲能安享晚年、以及帮助战乱纷争的王国获得和平,牺牲了她的未来。她与一位公主互换躯体,嫁给了一个妖怪。他是一头真正的妖怪,而不是什么变换了身躯的人类,那么此后她怎么可能快乐地生活呢? 阅读全文...

神鹰的故事

  在艾瑞洲南部的高山突出之处,有一个人正在和一只鹰平静地交谈。 阅读全文...

神奇的汽车——萨莉

  萨莉沿着湖边的大路奔驰而来,我向她挥着手,呼唤出她的名字。我总是乐于见到萨莉。你知道,所有的汽车我都喜欢;不过其中最可爱的却是萨莉了。这一点毫无疑义。 阅读全文...

神秘杀手

  几个小家伙瞒着他们的父母正在大街上玩,也有可能是他们的父母没有细心照料或不够在意。10月的早晨,寒冷却很晴朗,小家伙们都穿着厚厚的外套,色彩艳丽,有红色的、蓝色的和黄色的。 阅读全文...

神秘的云团

  山坡上盛开着红艳艳的郁金香,两个小伙子、三个姑娘沿山路走来。山脚下河水哗哗流淌。湍急的水流被砾石激起水雾,不断地闪出五彩虹光。对岸一片灌木丛。地平线上有一处烟雾迷漫的地方,显然是人口密集、喧哗吵闹的城市。 阅读全文...

神秘的劫持

  “人都死了50多年了,你何必这么操心呢?” 阅读全文...

神秘的计算公司

  物理博士劳赫教授几天来被一些数学方程式弄得精疲力尽。星期六晚上,他偶然翻看晚报,发现广告栏里有这样一则启事:“克拉夫兹杜特公司为机关和个人办理各种数学计算和分析工作,地址:韦尔兹特拉斯街12号。” 阅读全文...

生命的快乐

  比尔·贝茨小心地靠近入口,靠近动作必须完美无缺,才能达到最佳结果。偏右或偏左一点点,过高或过低一点点,都会被拒进,那自然丢脸得很,而且他将来可能会被禁用那个入口。 阅读全文...

奇异的肤衣

  朱维尔戴满珠宝的手臂挽着柯诺瑞娅的手,款款踱过那有权势有钱财的人群,四周的目光立刻在她们俩身上聚焦。柯诺瑞娅在与这些人彬彬有礼地寒暄之时,朱维尔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的女主人:优雅高贵的金卷发上棋布着一粒粒绿松石;一对金耳环上悬挂着32个非常小巧别致的金铃;一挂金项圈圈挂在她高雅嫩白的细脖上;金项圈周围外沿镶嵌着状如泪珠的30粒蓝宝石;她饱满的胸部、丰腴的身段上罩着一件透明的粉红色的时装,胸前佩戴着熠熠闪光的金链网,金网眼处精巧地镶嵌着一粒粒红宝石;她那一对金手镯沉甸甸的,上面雕刻有美妙的花纹,手镯相连处最引人入胜,那是一对威风凛凛在相吻的雄狮。在灯火辉煌的客厅,柯诺瑞娅真是大放异彩,最引人注目。 阅读全文...

情投意合

  火箭载着一支探险队,闪射着银色的光芒,平静地飞翔在宇宙太空。 阅读全文...

揿下按钮

  那纸包就放在门边——是个硬纸匣,上面有他们的姓名和地址:“刘易斯夫妇10016,纽约州纽约市第三十七大街217E号”,里面仅有个带一粒按钮的小木盒,按钮被玻璃罩严丝密缝地封着。瑙玛企图打开,但无能为力。木盒底面贴了张摺好的纸片说:斯图尔特先生将于20:00前来拜访。 阅读全文...

亲生孩儿

  按:巴特勒(1947-)是美国著名黑人女作家,1971年开始创作科幻小说,主要作品是关于生命繁衍的长篇小说,如“设计者”系列(1976~1984)和《世代交替》(1989)。她极少发表短篇,然而正是那为数不多的短篇为她赢得了奖项。《亲生孩儿》获雨果和星云两大科幻奖就是一例。它以异种生殖为题材,描述人类失去地球后为了在外星球获得外星生物的保护,而不得不成为他们繁殖后代的代母体。叙述者盖恩忍辱接受外星生物的寄生卵,既是他的成长礼仪,也是地球人在外星球上的生存阶段。故事之所以感人是因为其内涵超越了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将怨恨和感激之情水乳交融地倾注在地球人和外星生物的关系之中。巴特勒构思新颖巧妙,笔触细腻情深,主题寓意深刻,人物栩栩如生,令人掩卷之后仍然难以忘怀。 阅读全文...

亲人已逝

  前情提要:斯金纳局长在办公室布置调查任务,他打电话说:“爱宝·林恩·拉皮尔。在加州萨克拉曼多的绑架事件。” 阅读全文...

巧合,还是上帝意志?

  乔·恩德比发现身边发生了许多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开始是他养的那只猫,竟然能对晨报上的新闻发表意见。他的猫以前可从来不会这样做的。 阅读全文...

瞧,这个人!

  时间机器是一个球形的容器,充满了乳白色的液体。旅行者就浮在这液体中,全身紧裹在橡胶制服里。有一根管子从机器的侧壁上伸出,末端是一个面罩。里面的乘客就通过这个面罩呼吸。这个球体在着陆的时候撞坏了,液体倾泻到地面上,被尘土吸了去。在球体里的液面下降的时候,格罗高尔本能地把身子蜷曲成一团,沉到了球体内壁的柔软塑料壳上。那些古怪的加了密①的仪器,此刻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当最后一点液体从这个球体一侧的裂缝滴出的时候,整个球身漂起来,滚动了一下。 阅读全文...

牵挂

  扁平的三角形物体成群结队地在宇宙空间行进着,数量十分庞大。虽说可以在宇宙空间随意地穿越。但它们就像贴在一块肉眼看不见的板上似的,颇有规则地排列在一个平面上。 阅读全文...

恰逢其时

  《恰逢其时》以四维空间的理论为依据,描写一对情人相隔五十年后,由于科学实验的巧合,重新见面;男的保持着五十年前的容貌和举止,女的则变成一个离不开轮椅的瘫痪老人。故事揭示了这样一种科学想像:倘若运动速度能比光速快一百倍,那末就会使一百年以前的事物再现。这是许多人感兴趣的问题。 阅读全文...

汽油大王

  星空下,一只小平底船悄然地划行在湿气浓重的沼泽上。 阅读全文...

弃婴

  黎明刚来到波士顿。一天的这个时候,世界似乎总是处于自我发现的边缘。对于黛安娜来说,一天的这个时候,天空似乎总是真正的天穹,正以不可侵犯的气概冷眼看着人们不自量力,企图用他们的宇宙工具去征服那广袤的无垠。 阅读全文...

气舱农场

  “他们还是把布林斯基辞退了。” 阅读全文...

清除服务

  平时客人部得在接待室里候着,因为费尔森先生只接见事先约好的来访,除非这位客人特别尊贵。费尔森先生的时间赛过黄金,决不能轻易浪费。 阅读全文...

棋逢对手

  我应募参加太空特警队的决定,是彻头彻尾地错了。 阅读全文...

七十五年

  伊莎贝尔在哈特参议员办公大厦的入口处停了下来。她转身面对西南方向站了一会儿,为的是最后看一眼国会大厦的屋顶。一场哥伦比亚地区罕见的大雪使她的视线有点模糊,但是她仍能够看到国会大厦四周的脚手架。他们说国会大厦到夏天就可以改建完毕,还有半年左右的时间。 阅读全文...

奇袭

  安东尼·温达姆上校虽然跟其他乘客一起被驱赶到一个船舱里,但是他仍能了解到战斗进行的基本情况。现在一切已归于寂静,船身也停止了颠簸。这说明两艘宇宙飞船正在难以估算天文距离的太空中进行着一场能量爆炸与能量场防御的搏斗。 阅读全文...

奇尼提纽斯和龙

  龙居高临下地看着奇尼提纽斯,眼神慵懒而高贵。骑士奇尼提纽斯慌乱地眨眨眼睛,真不知道下一步干什么好。一般情况下,他的挑衅行为应该受到更热烈的问候——或者准确一点说,更不友好的问候。可这条龙好像马上要沉入鼾声不断的睡眠,而不是投入一场生死之战。奇尼提纽斯向后瞟了一眼来时的路,确定没人见证这丢人的遭遇,然后他滚下马来,小心翼翼地靠近龙。 阅读全文...

奇妙的喇叭声

  一天傍晚,有位客人来到了F博士家。他开口就说:“最近,您上哪儿去了?” 阅读全文...

奇妙的花朵

  S博士对植物学很有研究,他的家住在空气新鲜的郊外。在一个冬天的早晨,他的朋友R先生前来登门拜访。 阅读全文...

奇妙的大风琴

  语言学家哈斯克尔第一个出席这次聚会,他专攻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文学。说来他获得教授头衔也不过就是上个月的事,现今却已蓄起长发,口叼烟斗,一身笔挺的西服,一副傲视古今的气派,以试图和他的身份相称。他忙着吧哒吧哒地吞云吐雾,并问道:“哈罗,费尔伯格,我来得不嫌太早一点吗?” 阅读全文...

奇怪的邮票

  俱乐部举办个人爱好周的活动,于是马利科林傲气十足地层示了他所收藏的珍贵邮票。 阅读全文...

奇怪的驿站

  克劳德·卢易斯是国家反间谍机关的秘密工作人员。两年前,他接受了一项调查任务,前往威斯康星州西南部的一个农场附近,当起了“采参人”。很快,他结识了许多当地的人,并调查了解大量当地人见怪不怪的事情;掌握了有关伊诺克·沃利斯的全部材料。最近,他又找到了伊诺克·沃利斯家人的墓地,在三座坟墓前并列竖立着三块墓碑:第一块石碑刻有伊诺克母亲的姓名和生卒年号,第二块石碑上是伊诺克父亲的姓名和生卒年号,而第三块石碑上刻的竟是一段世界上任何地方也找不到的奇形怪状的符号!卢易斯从未碰到比这更棘手的任务了! 阅读全文...

奇父异子

  但是,对妈妈,他几乎没有任何记忆。 阅读全文...

奇才

  考试的日子终于来到了,莱斯兴奋得一夜没睡好觉。他对自己充满信心,相信通过这次考试,他一定能进入盼望已久的工程技术学校。 阅读全文...

七月的病房

  在《洛卡斯》期刊一九九三年六月号中最有意思的一副图片是一位女作者举着一件衣服,那衣服上印着:“我获得了星云奖,可我所得到的只有这件愚蠢的T恤。”(这份期刊把为第二十八届星云奖将获得者举办的宴会作为封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