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迢迢

  至此,你应已见过了预测器;读到此文时,它的销量该是数以百万计。为尚未有幸目睹者介绍两句:它是个小小的装置,同开车门的遥控器差不多。外形上说,它只有一个按钮和一个硕大的绿色发光二级管。你揿按钮,绿灯就闪亮。唯一特出之处是灯会在你揿按钮前一秒钟亮起。 阅读全文...

施朗德船长的命令

  加利·W·肖克雷,38岁。他的名字已出现于1985年《本年度世界最佳科幻小说选集》中。他不常写科幻,然而不写则已,一写惊人。 阅读全文...

启明星

  抬头仰望,它就在黎明时的星空中。 阅读全文...

人生多美好

  爱咪姨妈正在前门廊上,她坐在高背座椅里前后摇摆,一边挥着扇子。这时,比尔·索密斯骑着自行车过来,停在屋前。 阅读全文...

若伦星上的死神

  瓦龙实现了他计划的第一步:他成功地进入若伦星球的地下密室,偷出一颗红色水晶,又平安地出来了。 阅读全文...

软光之罪

  道格拉斯·迈克伊万驾车走在前往学院的路上,他的心里滑过了几个幽灵的影子,是亚得里安·雷诺兹的家人,一共四个:亚得里安·雷诺兹的母亲,令人憎恶的父亲,和两个年轻可爱的姐妹。在法医录相里,他们倒在床上,象睡着了一样,眼睛紧闭,嘴唇张开,手指发白,他们的喉咙被划开了,黑色的血液湿透了床单。 阅读全文...

入侵

  医生在医院的手术台下见到了一个无法辨别其性别的小东西,以为是自己花了眼,当她伸出手去触摸它的时候,它“啵”地一声消失在空气里。 阅读全文...

如鱼得水

  尽管摩达因今年刚满四十岁,也从不为健康问题操心,但他没去过宇宙外层太空。他只在电视中观看过宇宙居民村,或从刊物中读到过这类移民点的情况,仅此而已。 阅读全文...

如此美好的天气……

  ××××年4月12日,在汉森太太的自动门里,由于某种尚未查明的原因,磁场调制器上的制动键发生了偏振。这么一来,汉森太太一天的安排彻底给打乱了。而她的儿子理查德也突然得上了奇怪的神经官能症。 阅读全文...

日本以外全部沉没

  “哎,哎。希纳特①能唱出东海林太郎的数字歌了!”和我一起坐在吧台喝酒的古贺说。 阅读全文...

忍无可忍

  “嘿!我正在和你说话呢!是的,就是你,我的朋友!你的耳朵这么大,难道还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吗?就在这个街道拐角处把我放下来……好的……停车!谢谢!你能帮我把这个该死的安全带解开吗?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我并不擅长使用机械的力量。” 阅读全文...

仁慈

  很久以来,莉莎·马克思威尔就对各种艺术形式感兴趣。上高中的时候,她就开始写作,她还在一所大学里学过绘画。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写了三部小说,她还经常画一些肖像画和风景画。除此之外,她还教马术,并以此谋生。然而,她还把马术看成是一门艺术和一个自我提高的途径。 阅读全文...

人造生命

  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国际人工智能会议上,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了盖伊教授。 阅读全文...

人造美人

  这是一个制作得极其巧妙的机器人女郎。可以说,无论多么妩媚动人的美女都比不上这位人工制造的摩登女郎。由于广泛地吸收了所有的美女的长处,所以这位机器人女郎简直成了十全十美的仙女。不过,她老是爱摆架子,常常对别人爱理不理的。可是,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知道,有许多漂亮的姑娘都是眼睛朝上,非常骄傲的呢。 阅读全文...

人语石

  小行星带空域广衰,人迹稀少。派驻丑号星际站值勤一年,目前已届第七个月份的拉里·沃纳茨基越来越频繁地怀疑,他赚的薪水是否能补偿他几乎孑然一身,在远离地球将近七万英里的地方卜居的损失。他是个身材修长的小伙子,外表既不象是宇航工程师,又不象是在小行星上居住的人。碧蓝的眼睛,奶油色的黄发,一副无可辩驳的天真无邪的神气,掩盖了那敏捷的头脑和那由于离群索居而益发强烈的好奇心。 阅读全文...

青春泉

  下午过了一大半了,沼泽里芦影幢幢,黑沉沉的,仿佛沉浸在浓重的暮色里,他们那只不灵活的小船在红红的火把照耀下向前行驶。小船刚刚驶过,后面的绿色芦苇马上又从带咸味的水面冒出来,盖住了小船留下的波痕。弗朗西斯科手下的士兵,跟往常不一样,都沉默不语。在一片寂静中,小船激起的水声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土人撑着小船前进,每当他提起撑船的长竿,就发出唧瓜唧瓜的水响,简直像鞭子的呼啸声一样响亮。弗朗西斯科对士兵们的沉默并不感到奇怪,他自己同样怀着保持沉默的强烈愿望。四周的景象中有一股力量,使得每个人的舌头都不想活动——哪怕是为了进行呼吸,好像无形中有一道看不见的禁令悬挂在他们面前。 阅读全文...

人手难及

  赫尔曼用双脚圆规费尽心机从罐头里勉强挖出最后一块小萝卜,他拿到卡斯克眼前炫耀一番,然后小心翼翼放到工作台上,和剃须刀片摆在一起。 阅读全文...

三百年

  科学家们提出太阳可能会是某双星系统的一部分。由于我们还没有发现其对应的同伴星,它们在几千天文单位以外自然显得微小而黯淡。 阅读全文...

人魔岛

  再过几个小时他就会彻底改变想法。不过现在杜格拉斯认为“莫罗岛”是个世外桃源,特别是经历了飞机失事、同伴相残之后,死里逃生的他还能闲坐着欣赏“猫一样乖巧”的少女爱茜的舞蹈,使杜格拉斯感觉恍如隔世。 阅读全文...

人类的等式

  我曾经多次受命要将沃拉太尔人(会飞的人)驱逐到地球上去,尽管地球由于环境污染而毒气弥漫,已经不适合人类生活了,但他们很少有人反抗我。最后一次驱逐发生在纽兰卡斯塔居留地,那里是以温顺朴实著称的一个属于门诺派教徒的新秩序之家。我刚到达农场时就发现,至少比绍普·安娜·特洛伊和她的儿子塞缪尔是个例外。 阅读全文...

人口调查员

  第一个星期还没过完,这个地方就已经快变成疯人院了。谢天谢地,此种事务我们每年只搞一次。不然的话,有谁受得了!一年365天,有6个星期忙乱,46个星期闲散——人们大多认为,这段时间倒可以逍遥自在。但又有谁会明白,那6个星期是什么情形。 阅读全文...

人多逼的……

  不,还是让我从头说起。设想一下,有个鬼鬼祟祟的人突然出现在您自己家里。你如果已婚,会断定他是你老婆情人。你是单身汉会把他当作小偷抓起来。不过,我在家里并非发现了什么人,而是这个家伙在我眼皮底下当场变化出来。最初,屋里有股白色浓烟,象九月晨雾那样迷濛,它不停地旋转,逐渐浓缩成人形。当时我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但很快听到一声沉浊的问话,它把我从恍惚中拉回现实。 阅读全文...

热带丛林中的生活

  科幻作家写作竞赛的许多评委都讲授过各种各样的写作技巧,听课者中不乏大有可为的得意门生。由竞赛管理当局转给我们传阅的一篇未署名的手稿原来就是一名以前的学生的作品,这样的发现总是叫人充满喜悦。而且当教师的总是(不现实地)希望,在一个有抱负的作家成长的诸多因素中,老师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其实起举足轻重作用的是学生自己)。 阅读全文...

绕呀绕

  《绕呀绕》由《欧洲最佳科幻小说选》中的英译文转译,这是篇绝妙的讽刺作品,作者假借科学幻想,对资本主义城市的畸形发展——交通拥挤、人口过密、黑市交易、官僚行政与司法机构——作了辛辣的嘲讽,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世道真是腐朽透顶了。” 阅读全文...

确有其事

  作为一位科幻作家,卡罗琳·艾夫斯·吉尔曼一直为《幻想与科幻杂志》、《交叉地带》、《宇宙》、《一切》、《幻想王国》、《固化风景》等科幻刊物写稿。她还写过五部关于边远地区和美国印第安人历史的纪实性文学,以及一部名为《中途的人类》的长篇科幻小说。她的短篇科幻小说《霜画》收入了本年选的第十五辑之中。卡罗琳现在住在圣·路易斯,是一家博物馆展出部的筹划员。 阅读全文...

确定无疑的事

  众所周知,在当今30世纪,太空旅行是一件极其无聊且耗费时间的事。为了寻求消遣和乐趣,许多船员根本无视检疫规定,把他们从探索过的不同星球上带来的宠物私自带到太空船上。 阅读全文...

秋之地

  (本文为1972年雨果奖的获奖短篇。) 阅读全文...

请在我入睡的时候守护我

  12岁时,我吞下了我的精灵,事情纯属意外。那天,天气实在太热了,我看着一群山羊,不知不觉就在奔流的小溪边枕着一块晒得热乎乎的岩石睡着了。我猜我的嘴巴当时是张开的——我这人有时确实爱打呼噜。我还在做梦呢。精灵们听得见那些没有说出口的心愿、欲望和诅咒,但梦是最吸引它们的东西了。 阅读全文...

请挪开吧!

  星期四全球都知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他们要交换什么了。此时我会见了弟弟。 阅读全文...

情欲之光

  当一只野鸭像醉鬼似的从蓝天上跌落来撞到门厅时,罗纳德·沃尔夫知道他已故的恋人们又回来捣乱了。他能明白这些征兆:当一群臭融熏过他的前门时,他知道这些女人开始藏在森林里了。当他发现所有窗户上用午后阳光蒸发出的东西写着“死亡”的字,他懂得至少他的第一位恋人菠莉又出现了。 阅读全文...

人为什么活着

  弗拉基米尔·切斯诺科夫第一次到《朝霞青年报》投稿,显得诚惶诚恐。诗歌编辑室的负责人皮奥诺夫不在,他被引到了主编办公室。 阅读全文...

他们由肉组成

  “对此毫无疑问。我们从这颗行星的不同部分上各找了几个,把他们带到我们的飞船上,并用针彻底刺穿了他们。完全是肉。” 阅读全文...

太空知音

  这是2028年,美国黑人总统怀特在他宽敞的办公室里沉思。美国总统是个孤独者,他为全国人民服务,但全国人民的孤独感却都由他一个人承受。他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他要告诉人们是非曲直,要向他们说明方针政策,并要使他们相信,人类每天都必须进行新的战斗,和平不过是一场梦幻。然而这种职责越来越难以履行。他曾生活在黑人贫民窟,靠顽强的奋斗,跨进了总统的办公室。 阅读全文...

太空司机

  他们刚要出门,电话铃响了。“别接,”她央求道,“我们会错过演出开幕的。” 阅读全文...

太空神曲

  拉托夫带领了一个考察组飞往火星。行程中,航船控制系统的一部喷气式推进器出了故障,航船再也不能返回地球了。 阅读全文...

太空少年

  它像火箭一样划破夜空,没有一个人能再看上它一眼,看起来酷似一颗普通的流星。夜沉沉,天很冷,除了送奶员和一两个开车的人外,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 阅读全文...

太空人遇险记

  悉尼城里的一片旧房子将要拆掉盖新公寓,原来的居民都搬走了,房间一下子都空了出来。孩子们见此情况兴高采烈,手舞足蹈。他们像猫似地四处乱钻,爬累了,直起腰来,提一提裤子,又攀到阳台上,个个神气活现,仿佛自己是房子的真正主人。 阅读全文...

太空潜艇

  清晨,淡淡的朝阳笼罩着丹麦名城哥本哈根。北欧航运公司杰出的船长黎汉逊坐在面向大海的阳台上一边用早餐,一边打开刚送来的报纸。 阅读全文...

太空海盗

  波雷诺夫毫不犹豫地把车往前一拱,在白棋的防御纵深插进了一把尖刀。 阅读全文...

太空恶棍

  “这儿有趣的是,”当他和奇恩向西行走在广场(指美国国家广场)上时,豪普特曼指着白宫说,“它提供的食物竟然很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