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

  开始,只有黑暗和寂静,随后渐渐传来海浪的拍岸声。退潮后遗留在沙滩上的泡沫发出的嘶嘶声就像刚开瓶的香槟。这是本·斯特蒙斯自认为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阅读全文...

思索时间的推销者

  别看我是个推销员,生活却过得异常优裕。这当然应该归功于我的推销本领高强。而另一方面,也在于我所经营的物品,是一种顺应时代要求的特殊产品。 阅读全文...

思考者玩具

  保罗·沃克尔害怕他的孩子们。几个月来,自从那场不幸的事故以来,他都为他们感到担忧,但是这有所不同——不是很迅速的变化、而是那种逐渐的,一天早上突然被意识到:已经发生了。 阅读全文...

吮吸

  马克斯·胡佛刚来到起居室那块波斯地毯上,电话铃就响了,他一直捱到第四遍铃声后才打算去接。地毯是用上好的丝线织的,华丽舒适,踩上去真有如醉如痴的感受,连楼上的水床都无法与它相比。凯蒂——街对面的那个红发女郎——发出阵阵昵喃声表示异议。 阅读全文...

水银人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难以理解,黛安娜,”朱莉亚·卡帕特利斯教授说,梳理着她那月光色的银发,“可是,在这平静的水面下真的有过四座曾经很繁荣的农业村镇。没有一个人举一根手指头来阻止这件事。” 阅读全文...

水陆两栖骑兵

  J·J·特伦布利,海军新式武器系统研发委员会特别顾问对詹姆斯·E·汤普森说:从事对敌军事情报工作的人,必须具备两种素质。一个是逻辑推理能力,另一个是…… 阅读全文...

水晶天

  戴维·布林(1950—),空间科学博士,物理学家、科幻小说家。长篇小说《星潮汹涌》(1983)和《邮差》(1985)及短篇小说《水晶天》(1984)均获科幻小说“雨果奖”,成为当今美国科幻小说家中引人注目的新星。 阅读全文...

水晶蛋

  一年前在七日导街附近还有一家看上去非常胜的小店,招牌上写着“C·凯伍,博物学家与古董经销商”的字样,经过风吹雨打字都已经发黄了。橱窗里陈列着一些稀奇古怪五花八门的东西,有象牙,一副不全的象棋、念珠和武器,一盒眼珠,两个老虎头骨,一个人头骨,几个被虫蛀的猴子标本(其中有一个拿着一盏灯),一个老式的箱子。一只长满蛆的鸵鸟蛋,一些钓鱼用具,还有一个脏兮兮的空玻璃鱼缸。 阅读全文...

谁是凶手

  这是一次同学的聚会,虽然气氛不很融洽,但也不至于会闹出人命来。 阅读全文...

谁是更好的男人

  她相貌美丽迷人,举止优雅高贵,仪态娴静安详。不过,即使她不具备这些良好的素质,也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人;更重要的是,据说她是现在地球上唯一的女人。 阅读全文...

是谁抄袭谁?

  杰克·刘易斯先生尊敬的刘易斯先生: 阅读全文...

试制品

  M博士的研究所座落在一片宁静的树林子里。他只是独个儿住在哪儿,因为离城镇很远,所以很少有人光顾。可是,有一天却来了个面目可憎的家伙。 阅读全文...

睡了100年的人

  雷内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八点钟了。他的佣人赛莱斯坦出现在走廊的一头,“呵,我的先生,你可回来了……我给您做了一个很好的烤鸡……” 阅读全文...

是谁长眠在此

  迪格里兹一边驾驶飞船,一边大声念叨:“第五条,着陆之前以无线电信号与对方取得联系;第六条,使对方确信我方无战争意图;第七条……行了行了,这些鬼话我倒背如流。你就瞧我的吧。” 阅读全文...

谁能代替人

  阿尔迪斯于1979年10月作为费利克斯·格林率领的英国知名人士代表团的成员来我国访问过。这里选译的《谁能代替人?》(WhoCanReplaceaMan?1958)是他自己认为比较好的短篇之一。故事通过丰富的想像,描写由于土地种植过度和战争的破坏,土壤十分贫瘠,引起粮食匮乏,人类死亡,各类安有电脑的机器蠢蠢欲动,竞相争夺统治权,表现了作者对五十年代英国农业问题的意见,也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曾经相当流行的一种看法:机器的高度发展和应用会使人变成机器的奴隶。但阿尔迪斯并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机器永远为人服务;即使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弱者,机器也应当在他面前俯首听命。 阅读全文...

手术奇谈

  窗户是一个引发人诸多想像的美好事物。即或是作为一个词,其语感的丰富性,也足以让人徘徊其意绪之中,寻幽探秘了。 阅读全文...

守边者

  英国作家克里斯·贝克特常为《交叉地带》杂志投稿。他曾是一位社会福利救济工作者,目前居住在英国剑桥,是一所大学的讲师。他的小说《玛西娜》曾收录在第九辑年度选中。 阅读全文...

受诅咒的计算机

  房地产公司大吹大擂宣传说,这批住宅是“未来的建筑”,其实这二十幢房子外观平庸无奇,奥妙在内部:一切都由电脑管理——控制温湿度、开关窗户等等。电脑还指挥机器人打扫房间,浇灌草坪,修剪绿篱,清除落叶和积雪……电脑还能向附近商店订购食品,并根据主人的指令安排好一日三餐,到时候自动为主人打印好给亲朋好友的生日祝贺卡,它的储存大过世上任何一部百科全书。 阅读全文...

狩猎

  这是意义重大的童子军大会召开前最后的一次集体会战所有巡逻队悉数出席。第二十二巡逻队——翱翔猎鹰队,找了一个背阴的窟窿扎营,触手拉着触手。第三十一巡逻队,沿着小溪行进,队员们一面练习饮用液体本领,一面兴奋地嘲笑着这种奇怪的感觉。 阅读全文...

狩猎月亮

  我们不是感知现实,而是设想现买。假想往往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灾难。然而,历史的悲剧实质大部分就是源于这个无穷无尽不断反复的错误。 阅读全文...

书怪

  大卫·依拉·克列尔里,刚刚毕业于科罗拉多大学,获数学和工程学学士学位。单身,一直梦想着西海岸的生活。 阅读全文...

输运苦力

  乌蓝的天空嵌着五彩斑斓的星星。星光点点,使人眼花缭乱。一个散射着银色光辉的飞行物,缓缓游动,在这些珍珠般的星星间穿行。这是一艘来自地球的宇宙飞船。 阅读全文...

数码化人类

  亚历克斯猛地刹住车,在这条路上开车真令人头痛,这是他所知道的世界上最糟糕的路了,这里经常交通堵塞,在这条路上行驶就像蜗牛爬一样。但是今天不同,风狂雨暴,多数车辆都不敢上路,车辆少了,不再像往常一样爬行蠕动,所有的车辆都像发了疯一样,拼命向前赶。装满货的大卡车在他旁边呼啸而过,大雨在他的挡风玻璃上激起小瀑布一样的水流,使得他无法看清前面的路。亚历克斯努力保持着行驶的路线,但愿前面的车不要突然停下来或者发生什么故障。 阅读全文...

数学家

  他们在花园里,泽妮亚·霍金斯对她九岁的女儿说:“佐,别再跑来跑去了,爸爸给你讲个故事。” 阅读全文...

数字化来世

  赛勒斯·马洛是一位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他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海岸的家——一座富丽堂皇的避暑别墅——庆祝自己70岁的生日。宴会的气氛非常温馨、宁静,因为除了他非常关心的、也是他唯一活着的亲人——25岁的女儿格雷琴外,马洛先生只邀请了几位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和生意上的合伙人来参加生日聚会。 阅读全文...

客从外星来

  说真的,对卡纳米特人的尊容太不敢恭维,他们长得像人又像猪。头一次看见他们的人都会被吓一跳。当人们面对这张来自天外的、丑陋的面孔时,当长着这副面孔的丑八怪向人们送上一份礼物时,谁不疑虑万分呢? 阅读全文...

考试日

  乔丹夫妇在儿子迪基满12岁以前,从来没有谈过这次考试。儿子12岁生日那天,乔丹太太第一次当着儿子提到这件事。她说话时那种顾虑重重的态度,使得她的丈夫立刻作出反应。“别想它,”他说,“迪基会对付过来的。” 阅读全文...

科幻故事

  正在升起的一架电力维修升降机上,一个电力维修工人站在上面,打着电话。他戴着醒目的黄色帽子,看着头顶纵横交错的高压电线,脸上露出疑惑:“是的,我是Roky。我检查了所有的线路。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所有的供电都断了。我必须回去一趟,带更多的器材过来。是的,是的……对,我就要这些。好的……” 阅读全文...

科学的失败

  在这次向最高法庭作书面陈述时,我首先希望明确表示:这是我完全自愿的行动,我绝不企图博取公众的同情或请求减轻对我的判决。我写下这些话,是为了反驳某些虚假报道,因为在狱中我曾从报纸上读到,或从无线电转播中听到过这些报道,它们给战争失败的真实原因抹上一层假象。而作为战争后期宇宙舰队总司令的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对此提出严正抗议,抗议对我部下军官的无耻诽谤以及毫无根据的横加指责。 阅读全文...

科学女郎

  我们尼奥肖的故事是从坎迪?勃朗开始的。其实在大一些的城市里,这类事一定早就发生了,只是那里没有追根究底而已。 阅读全文...

可爱的星球

  “这儿真是妙不可言,对吗,船长?”西蒙斯一面透过观测镜向飞船外张望,一面故意漫不经心地这么说,“简直像是天堂。” 阅读全文...

可恶的星球

  他们俩离开了发射台,往回走着。 阅读全文...

可能要些时候

  布伦达·W·克拉芙的短篇曾在《模拟》、《科幻时代》、《惊奇》、《原始科幻》、《黎明地带杂志》、《玛丽恩·齐默尔·布拉德利幻想杂志》等刊物上发表。她是个多产作家,写过《水晶王冠》、《密施比的龙》、《下界》、《不可思议的夏天》、《太阳之名》以及《犹如天神》等小说。克拉芙最近出版的小说名为《生死之门》。她现在居住在弗吉尼亚州的瑞斯顿。 阅读全文...

空躯壳

  “我很抱歉,”哲士先生说道,同时他往后斜靠到自己的轮椅里,盯视着面前这个鬓角泛灰的中年白人男子,“但是我没什么可以为你做的。” 阅读全文...

克星

  自登月成功后,航天技术突飞猛进,人类实现了统一,一个以地球为中心的太阳帝国建立了,它同太空其他许多星座和民族保持联系。 阅读全文...

考察地球

  没有一个人能想起他们这个部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次长途跋涉的。那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他们原来的家园,眼下只不过是一个朦朦胧胧的梦。许多年来,沙恩和他的族人穿过丘陵起伏,湖光如镜的原野,一直在逃跑着;现在,前面又横着连绵的山峦。这个夏天他们一定要翻过这些山峦到南方去,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阅读全文...

九死一生

  我在海水里约摸已经有个把钟头,浑身发冷,精疲力竭,右腿腿肚直抽筋,看来死期临头了。退潮有力地翻腾,我徒然地挣扎着,先前还看得见的海岸边的一排排灯火在眼前悄然飞逝,现在不得不放弃逆流而进的想法,痛心地想着——我这无用的一生将就此濒临结束。 阅读全文...

可惜了

  左手因事故被截肢了。尽管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但只好死心了。这时,听到一则令人高兴的信息。 阅读全文...

看不见的光线

  一个盲人摸索着来到一所实验室,这里的医生曾答应免费为他治疗失明。自从失明那天起他就一直盼望着能重见天日,可在此之前,他所有的钱都被另一个自称能治好他眼睛的骗子医生骗走了。 阅读全文...

坎迪减肥怪疗法

  他们总是在天气热的地方打仗。不管是驻扎在马那瓜还是在卡塔赫纳,都像是在桑拿浴宫中值班。对我与我的健美计划不利的是,我被派去阿拉斯加州的埃尔森空军基地工作六个月,既同史蒂夫天各一方,工作又紧张、危险,不得不一日三次抓糖罐以维持体力,结果是增加了多余的脂肪,塞满了风雨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