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事物

  去年春天,就在森林理事会将要取消寻找配偶的行动之际,我提出了提供基金为人类建立一个保护区的法案。在保护区里,人类将在不被骚扰的情况下为我们制造“美丽的东西”。我已经确定我们熊类没有能力制造那些美丽的东西,原因是我们缺少审美的感觉。似乎只有人类才具有这种神圣的功能。当我向理事会的元老们提出我的构想时,他们都忍不住笑起来,并问究竟是什么使我这样一只地位显赫的熊,竟然会想出如此荒唐的计划来。 阅读全文...

美好的事物

  “一位叫伊藤的绅士要求见您,”内部通讯系统向我报告,“他想买进一些有价值的历史文物。” 阅读全文...

玫瑰花在怒放

  泰楚凝视着那罐冰水,它里面满得几乎要溢出来了,罐壁四周流淌着凝固成冰条的水,在大厅明晃晃的灯光下熠熠发光。它如此诱人,使泰楚不禁想抓起近在咫尺的这个水罐,冰一冰自己灰白的鬓角,然后在脑门上把它倒个精光。不过他当然不能这么干,所以最后只是伸手端起小水杯呷上一口。 阅读全文...

没有宠物

  我的可人儿黎明时来到我面前,他瞬间无声地飘浮到我简陋的小床边,他蓝蓝的色彩发着淡淡的光晕,他的面孔一个视觉感受器犹如皎洁月光密切注视着我。 阅读全文...

魔垫

  埃莉诺·阿纳森1978年发表她的第一部小说《剑客史密斯》,之后便一发不可收,一系列的小说相继问世,如《熊大王的女儿》、《去复活站》等。1991年,她登上了艺术的高峰,发表了她最著名的小说《一个铁人妇女》。小说发表后,得到了评论界的一致好评,很快便成为90年代最伟大的小说之一。该小说以其复杂而真实的故事情节赢得了很有声望的小詹姆斯·蒂普里纪念奖。她的科幻小说分别出现在《阿西莫夫科幻小说》、《幻想与科幻杂志》、《惊奇》、《轨道》、《华夏》等刊物上。《剑的较量》是她的近作。小说《丰收的星球》获2000年雨果最佳作品奖。《斑点:瓦哈斯之浪漫史》被收入第十七期年度科幻小说精品集。 阅读全文...

您爱吃苹果馅饼吗?

  电脑是迷上这个问题还是咋的?它已经接二连三提出这问题了——而且还可能无休无止地盘问下去。难道程序又出错了?还得要我苦苦反复核对那些枯燥无味的命令?我可是受够了! 阅读全文...

七十二个字母

  小时候,罗伯特最喜欢的玩具是一个只能朝前走的泥娃娃。每当爸爸妈妈在自家后院和客人们讨论维多利亚女王登基或宪章派改革的时候,罗伯特就带着它在走廊里走动,遇到转角时把它掉个头或者放回原来出发的地方。这个小泥人既听不懂指挥,也没有任何意识,即使前面是墙,它也会继续走,直到碾碎手臂和腿。为了好玩,有时罗伯特会故意让它撞墙。等到泥人的四肢完全变形,他就拾起它,把名字取出来,它马上不动了。他把它揉成一块光滑的泥团,又摊成一个厚板,塑成另一个泥人,只剩一只弯曲的腿,或者比原来那个更细长。他把名字塞回去,这时泥人就会倒下来,以身体为轴心兜圈子。 阅读全文...

雷切尔的婚礼

  弗吉尼亚·贝克毕业于于伯明翰·扬大学,在关于近东研究方面获得了一个学士学位,她曾专门研究过阿拉伯与以色列的关系、近乐文化以及恐怖主义。她还从伯明翰·扬大学获得了一个文学硕士学位,为此她写了一本诗集作为她的毕业论文。 阅读全文...

平等时代

  2081年,人人平等的时代终于到来了。人们不再是仅仅在上帝和法律面前平等,而是在方方面面都平等了。没有其他比人更显高贵,没有其他比人更显漂亮,没有人比其他人更显强健和敏捷。这些平等全部源于《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211、212和213条修正案的规定,以及美国“智力管制官”麾下各位“智力管制员”的兢兢业业、忠于职守。 阅读全文...

雷龙美好的一天

  麦克尔·斯万维克(MichaelSwanwick)曾以《潮汐站》获1992年星云奖。最近写长篇之余也常写短篇。其短篇多次获星云雨果奖的题名。并在1999年(《机器的脉搏》)和2000年(《暴龙谐谑曲》(点链接看俺的介绍)连续两年获雨果奖的短篇小说奖。今年又以短篇《狗说旺旺》获雨果奖的短篇提名。这是他最新在阿西莫夫科幻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短篇。 阅读全文...

彭家角的巫师

  《彭家角的巫师》(1959)原发表在美国《银河》杂志上,选译自《鉴赏家的科幻小说》,是一篇科幻讽刺小说,描写五角大楼成为美国的神经中枢后,军方与垄断企业相互勾结(五角大楼的五只角是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和垄断企业),以武力作后盾做广告生意,以失败告终。小说的内容丰富,从多方面对美国社会进行讽刺。 阅读全文...

咆哮者

  由六名咆哮者组成的侦察小队,是来自斯莱姆·斯达姆普公司的巡逻队。领队名叫斯布利特·戴维尔,他刚刚觉察到了危险,麻烦和痛苦即将来临。斯布利特·戴维尔曾被提升了三级,他在这个领域里比别人呆的时间长。他很了解“斯莱姆”,并且知道他们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事:粘住我们的外皮,突然袭击,投掷炸弹。斯布利特·戴维尔通过他的鼻子,他的毛孔,甚至可以通过他的头发感觉到这些东西的出现。我们都很高兴他在前边带路,因为他既高大又机敏,就像是我们的保护神。 阅读全文...

庞奇

  来客身高2.13米。当他走上巴菲住宅前的石板人行道时,脚下的一块石板“啪嗒”一声破裂了,还扬起了一阵夹杂着碎石的尘土。 阅读全文...

偶然性

  西林系上安全带,邻座的乘客正在和后面的一个人聊天。 阅读全文...

欧米加-阿尔法

  安娜最先到场,手里紧紧地搂着她的孩子。接着人们从四面八方走上前来。来宾都身着黑衣,表情悲哀。人们向她阴郁地点头致意,或是轻轻地说几句安慰的话。所有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很大的安慰,即便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同情,她也深表感激。毕竟,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困难的时刻,是的,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刻。 阅读全文...

欧福问题

  小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Vonnegut.Jr,1922-)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军,被俘后关入纳粹战俘营,战后获得颁发给受伤士兵最高的奖状紫心勋章。他战前曾在康纳尔大学读书,战后又入芝加哥大学,当过芝加哥新闻处驻警察局的记者和纽约通用电气公司的职员,一九五○年后为专业作家,一九六五年后又当过中学教员和大学讲师。 阅读全文...

女巫的洞府

  深夜,停留在空间轨道上的宇宙飞船“石榴”号,发现下面的行星上有火光。那儿正是科学考察站的所在地。考察站上此刻有6个工作人员和1个客人——安德烈·布鲁斯。 阅读全文...

女猎人

  每到早上,女猎人的手套就清洗得干干净净,靴子也不再是皱巴巴的。 阅读全文...

“起死回生”

  巨型电脑在轻声歌唱,那是成百上千的平静声响组成的低沉的嗡嗡声。这是一首永无休止、自唱自娱的歌,既富感情又不冲动。 阅读全文...

浓雾号角

  海水已经冻上了,但我们依然彻夜不眠地等待着雾圈的到来,我们给铜制的机械上抹了一层油,在灯塔的塔顶上点起灯光。麦克登和我就像两只飞翔在灰黯色天空中的鸟,在塔顶上向瞒砌而来的船只打着灯光,忽而是红色,忽而是白色,接着又是红色……如果海上的船只看不见我们的灯底光,但总能听到我们的声音。这高昂深沉的警报声,使海鸥惊恐颤抖,像一副扔在空中的纸牌,急骤地向天际飞出。这个声音遮盖住了海水上涨时撞击海岸所掀起。 阅读全文...

3000年乐园

  3000年第227日,市区高架铁路一节车厢脱出磁轨,自250英尺高处跌落地面,事故起因尚未查明。该车厢无人乘坐,故未造成死亡,仅有两个行人蒙受轻伤。 阅读全文...

你要微笑,机器人儿

  我相信,我第一个注意到在罗伯特·罗基的事情上终于出了点破绽。上帝知道,那是我们全套计划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一个错误。 阅读全文...

你明白吗?

  这首歌好几年前就有了。你是知道这首歌的。菲尔·哈里斯所歌唱的,是你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的东西,这种令人厌恶的东西使你变成一个被社会所唾弃的人。我从来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东西,这东西是脏皮特发现的。 阅读全文...

尼德林教授的试题

  尼德林教授慈祥地注视着自己的研究生。这个青年很大方地坐着。他的头发是棕黄色的,目光敏锐而沉静,他把两手插在实验室工作服的口袋里。教授感到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 阅读全文...

尼安德特人

  “造出来的火?你说‘造出来的火’,这他娘的到底是啥意思?造出来的火究竟是他娘的啥玩意儿?”厄格的眼睛从那双粗大、纠结的尼安德特眉毛下瞪着蹲在对面、毛发蓬乱、披着熊皮的家伙。高处就是山洞,洞口外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通向下面小河的这个河湾。河湾空地上,奥格垛了两块石头,在石头中间撮了一小堆干树枝。这会儿,他正专心致志地瞅着那堆树枝。厄格在那一通大吼大叫没吓唬住他。厄格站在那儿,他的大棒挂在肩上。大棒没攥在手里,说明今天是难得的他不想找谁麻烦的日子。 阅读全文...

闹鬼的航天服

  卫星控制中心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观察舱里写当天的进展报告。观察舱是从航天站的轴上突出来的一个玻璃、圆顶办公室好象是轮子的塑盖。 阅读全文...

脑枯竭

  教授的邀请是基思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也是完全不符合教授的个性的,所以,基思还没有来得及记起自己当晚与詹妮有约会,就接受了他的邀请。如果是珀蒂那样的古怪美女,或者是马吉那样的性感女人,可能会很难安抚,但是詹妮不一样,她对教授的邀请同样感到惊讶。 阅读全文...

南方伽玛基地

  星际扩张的开始往往伴随着地球上重大政权的更迭,法国新保皇制度的短期建立就是倒退趋势最明显的例证。它赋予历史进程一种无规可循的性质,干扰了科学的分析和历史的发展。南方伽玛基地曾是外星适应中心,它的毁灭是让·鲍蒙·谢尔夫掌权的讯号。这座建在地中海的基地是专门用来训练首批副博士的,是为高引力星球移民用的。按理,它坚不可摧,是欧洲强盛的象征,但终遭厄运,总统马勒尔也同归于尽。不能不指出,摧毁基地所采用的手段比起摧毁它这一事实本身更为重要。他们首次利用生物物理学家和遗传学家积极干预政治,这类科学家在日后的星球大战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阅读全文...

娜塔莎遇险记

  娜塔莎刚走下人行道并准备横穿马路时,她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留在记忆中的仅是一辆狂冲而来的红色汽车前盖和两盏前灯,还有那张在方向盘后极度惊慌的脸,她丝毫来不及害怕而只是本能地想到躲避,然而汽车已经使娜塔莎倒在地面产生了滑动,在跌倒的一瞬间,她似乎感到身子下面是个结冰的水洼。 阅读全文...

纳木勒家族

  诸位将要读到的故事是一连串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的事件的综合产物。杰米·纳西尔1955年出生于芝加哥,他父亲是巴勒斯坦一个大学的教授,母亲取得了美国革命之女协会会员资格。他父亲还无意中发明了叉式升降机。 阅读全文...

穆罕默德山脉

  “在她的幻想生涯中,似乎很少有南希·克蕾丝所不能吸收的主题。”约翰·克鱼特在《科约百科全书》中这么写道。克蕾丝最近的三本小说所表现出的情感和智慧证实了克鲁特之言的精确性。在《外星之光》中,有个叫吉德的人着手研究近代人.寻求解开这个种族好攻击的古怪喜好之谜。在《脑玫瑰》中,失忆性疾病的受害者想恢复成他们先前的样子,借助于一会称为“通往前生术”的未被证实的医学疗程。《西班牙乞丐》——克蕾丝的星天奖和雨果共同名获奖小说的续集——故事发生在一个勇敢的孩子们的新世界里,通过遗传因子可巧妙地进入不睡眠状态。 阅读全文...

木头脑瓜子

  长期以来人们嘲笑我是“木头脑瓜子”。尽管大家至今还这样叫,而且嘲笑得更加厉害,不过这已不符事实。 阅读全文...

皮普与小精灵

  自从拍了纪录片以后,她已经习惯这个了。她想,她是可以拒绝接受采访的。但是那样做似乎有点忘恩负义、有点不礼貌,特别是在葬礼之后。 阅读全文...

弄巧成拙

  夜晚十点钟,两个人漫步在大街上。他们都是三十五岁,正在轻声地交谈着。 阅读全文...

裂谷

  比比站的灯光熄灭后,你可以听到金属受压而发出的吱轧声。 阅读全文...

流星

  在新年元旦那天,几乎有三个天文台同时发出通知说,海王星的运行不正常。 阅读全文...

流放地狱

  “现在,太空旅行早就司空见惯,”道林有板有眼地说,“可在此之前,俄国人通常把罪犯流放到西伯利亚,法国人把罪犯流放到魔岛①,英国人则把他们流放到澳大利亚。” 阅读全文...

另一个世界

  实子、明子和景子是同一个班级的好朋友。有一天,明子悄悄告诉他的两位朋友:他看见飞碟落到校园里了。实子和景子认为明子是在故弄玄虚,一万个不信。明子说他不但见过,而且见过两次,都是在夜晚的校园里。他还说飞碟像个大铁饼,放射着绿色的光芒。真神啊!实子和景子摸不着头脑。最后,他们一起订下了一个计划…… 阅读全文...

另一个迪克

  保罗·麦考利,1955年生于英国牛津,现定居伦敦。早年一直从事生物学研究,直到1984年才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此后,他的作品便经常出现在《交叉地带》、《阿西莫夫科幻小说》等杂志上。 阅读全文...

另当别论

  我沉思地坐在铁床的边上。另一条被子被用来铺在床上当作褥垫,这当然并不那么舒适,不过我面临的却是比这要麻烦得多的事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