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柳条

  布鲁斯·赫兰德·罗杰斯1958年生于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市。但大部分时间是在科罗拉多州生活,因此他成为这本书中的科罗拉多州四位作家之一。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生活,也到过哥伦比亚、秘鲁和厄瓜多尔呆过一段时间。目前他在科罗拉多大学再教育分院任教。他一生中拥有不少的头衔,也从事过不少的职业,这一点值得我们汪意。他的前两篇小说分别于1982年6月和1989年6月发表在《梦幻杂志》和《科学小说》上。 阅读全文...

  清晨,我坐在前门廊处,一边细细地品着用最新方法沏好的茶,一边望着那第一缕晨光慢慢地掠过天空,美极了,衣阿华的天空才是哈兰最爱的。 阅读全文...

愤怒的幻影

  “声音”盘腿坐在椅子上正低头修着脚趾。 阅读全文...

分身术的风波

  在波尔小姐所在的学校里,教师中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遇到调皮捣蛋的学生,先要想法治服贴了,才能讲出他的姓名。 阅读全文...

废墟

  莫独风在废墟中择路前行,阴沉脸庞上沾着点点汗珠,亮晶晶的仿佛是覆盖在他脸上的一层宝石。 阅读全文...

飞贼与捕快

  他们中间,有些选择在黑暗里隐藏;而这位,隐藏在阳光下。 阅读全文...

飞鸟

  朱·埃塔·里兹伍德在科罗拉多州一家大的人寿保险公司作索赔代表已有19年。她今年45岁,孙子孙女共有3人。她一直热心写作。21岁那年完成“一本可怕的书”后,几乎退出文坛。五年前搬到一个偏远的山区,那里收不到电视节目,这时她开始写作。我想她会做得不错。从《飞鸟》的力度来看,她会做好。 阅读全文...

飞碟遇难记

  老教授克林行为古怪,而且又跛又脏,过着隐士般的生活。12岁的丹尼一直想搞清教授到底在干什么,在一个雷雨交加的下午,他来到教授那幢孤零零的小楼边,藏身在楼外一棵大树后。不久,教授身披雨衣,揭开了他房子四个角落里的帆布,露出裹着的掩体,里面竟是四根闪光的金属筒。借着闪电的光亮,丹尼看见教授正掀动着一根巨大的金属操纵杆,狂喜地注视着风雨交加的天空。丹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禁被一种奇异的景象惊呆了——他看到了一艘活生生的飞碟!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道道锯齿般的白光吐着火舌射向漆黑的天空。原来教授竟在捕捉一艘飞碟。那艘惊慌失措的飞碟在白光中左躲右闪,渐渐不支。“轰”!一声巨响,飞碟落在地上,坠落时激起的尘土和草屑弥漫着整个果园。丹尼惊惧地看着飞碟,这个巨大的怪物足有学校刚修好的游泳池那么大。 阅读全文...

佛里介伊射线

  八月中旬的一天,天气非常炎热,下班后,我象往常一样准备同妻子和孩子们一起度过午后的时光。 阅读全文...

飞船里的魔鬼

  地中海的普罗鲍斯群岛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阅读全文...

斗篷与棍棒

  在冰雪覆盖的灰色11月的破晓时分。拥挤的汽车载着从博洛尼亚来的飞机乘客们越过群山。意大利米兰机场笼罩在白雾之中,那架信使飞机,如同那些商用喷气机。也不得不在博洛尼亚着陆。这些在冬季都是很平常的事。 阅读全文...

反复无常的机器人

  “这是我制作的最优秀的机器人。它什么都能干。对人来说,恐怕没有再比它更理想的了!”博士得意洋洋地解释说。 阅读全文...

繁复衍生的藤蔓

  西蒙·因斯,英国作家,现住伦敦。著有四部科幻小说:《铁鱼之城》、《性急的人》、《高压线》和《莽汉》。他最新的作品《止痛药》是一篇主流小说,带有一点科幻的底色,时间设置为当代伦敦。其短篇曾发表在《交叉地带》和《阿西莫夫科幻小说》等著名科幻杂志上。 阅读全文...

法律之争

  蒙提·斯台恩通过妙巧的诈骗手段,窃得了十多万美元,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他是在过了法定期限之后某一天被逮捕的,这一点也是没有疑问的。 阅读全文...

超级玩具之夏

  在温顿夫人的花园里总是夏天。可爱的杏树四周环绕,常年枝繁叶茂。 阅读全文...

二百岁的寿星

  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阅读全文...

俯冲

  詹姆斯·佛兰现年四十八岁,已做了祖父,往在澳大利亚海岸距阿得雷德三、四英里的地方。他是澳大利亚第一位出版作品的未来派作家,叙述一个陷于绝境的人通过自身努力战胜极其强大的困难的故事。他专事写作三年,《俯冲》是他第一部著名作品。 阅读全文...

二○○二年八月夜遇

  进入蓝色的群山之前,托马斯·戈梅兹在那间孤零零的加油站前停下来,给车加油。 阅读全文...

恶魔

  眼前这个刚从运输舱中搬出来的女孩,一丝不挂,脖颈上标明身份的缎带被冻得直直的。丹迪什不由得感叹道:多么无助的一位美人啊! 阅读全文...

多余的我

  我孑然一人,绝对孤独地呆在这陌生的星球上。这里阒无生命,从这里望去,连太阳也只是一颗冰凉而闪烁不定的星星。 阅读全文...

对照物的梦游

  收文人:空军情报处处长詹姆斯·卡尼将军 阅读全文...

杜比林的演讲

  中西部一所大学校园里,清冷的秋夜。随着一阵凉风刮过,通向大礼堂的走道上落满了松球和枯叶,道旁光秃秃的树木也正预示着冬天的到来。歌特式的窗户里射出的灯光,照亮了那一群正冲冲赶往前门的学生和教职员。今晚将有一位著名的客座演讲者莅临,大家都不想迟到。 阅读全文...

独角兽的棋路

  编者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位编辑打算编一本跟国际象棋有关的小说集,于是力请大名鼎鼎的罗杰·泽拉兹尼来上一篇。没想到,几乎在同一时间,另外两位编辑也向泽拉兹尼提出了相似的要求:一位请他写一篇与独角兽有关的传奇小说,另一位想要一篇发生在酒吧里的故事。在征得三位编辑同意后,泽拉兹尼以同一篇小说满足了三个要求,还在这个奇幻故事里加进了环境保护的内容。 阅读全文...

飞船疑案

  按照老惯例,船员都是拒绝带着死尸继续航行的。至少在过去,这方面还没有过例外。驾驶一叶小舟颠簸在浩瀚的大海上,这是人为的险境,纯粹是精神力量创造的奇迹。在潜意识中,人们觉得:“凭藉自己的想像力和智慧的双手,人类创造出了这个奇迹。”——怀着这种想法,航海者们面对暴虐的大海才能镇静自如。 阅读全文...

冲向外星人

  在西玛拉船的语音室里,特伦斯·考尔德违反规定在船上停留了最后两个小时。他感到昏昏欲睡,为那些繁琐的塞姆语单词而苦恼着。他知道他的语言水平还不够格当一个联系员。塞姆语用人的声带是很难发出音的,它适合于用双簧管发(语言学家匡恩说它们是吹哨声○1)。考尔德发不出音,因而他也记不牢那单词。○1Ⅰ、Ⅱ和Ⅲ是三个塞姆吹哨音。吹哨音由呼气管发出而不是声带,因而具有多调性。 阅读全文...

船长的选择

  斯捷夫·布朗金斯把笔记本放在飞船主机的操纵台上,以便进行最后的计算。豆大的汗珠在他头上闪闪发亮,简直就象是仪表板上的信号灯一样。 阅读全文...

被遗忘的世界

  英国杰出的生物学家查林杰教授在南美进行科学考察时,发现了某些史前时期生物活动的迹象。可是,在他满载着珍贵的资料回来的途中,他的小船翻了。还没有显影的底片全泡成模糊一片,唯一的一个翼手龙的标本也被激流卷走,只留下一点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的残肢。因此,查林杰的惊人发现不但没有被科学界认可,反被诬为“科学骗子”。 阅读全文...

柏拉图式人

  飞船缓缓降落在狮子星座的V星上。 阅读全文...

GUAC密码

  那天早上,格鲁恩制药厂的老板沃特·格鲁恩和他的律师昆廷·汤玛斯驾车在天涯大道上兜风。车子开到一处悬崖边停了下来。两人走下车俯瞰申兰多河河谷中的七个环状沙湾。忽然空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随之在身后闪起—片炫目的强光,接着而来的是震耳的撞击声,把律师的崭新的卧车头部撞得四分五裂。当两人从震惊中醒过来时,便赶快跑到车边去,看到散热器正冒着嘶嘶的水汽,咕噜噜地淌着热水,散热栅上被击穿了—个6英寸的大洞。冷却剂和水正不断地滴落到一个非常烫的东西上,立即化成股股蒸气。 阅读全文...

E—81号

  金褐色的牛排在平底煎锅内吱吱欢响,锅里油花翻滚,散出阵阵诱人香味。咖啡热气腾腾,土司涂好了草莓果酱,午餐的甜食是汁多味美的鸭梨。这时视觉神经首先汇报大脑,嗅觉也几乎同时发挥作用。大脑指示唾腺分泌出黏黏的液体,胃壁加快收缩的节奏,总而言之,机体已作好进食准备。 阅读全文...

DOY

  这是一颗与地球一模一样的星球。它的文明也一定经历过与地球同样的发展阶段。但是,在这颗星球上人口多得离谱,而且大气层也被极度污染。在城市上空飞行时就有快窒息的感觉。 阅读全文...

2001年宇宙历险记

  海伍德?弗洛伊德曾拜访过火星一次、到过月球三次,至于光顾各个宇宙航行站的次数,已经数也数不过来了,然而当起航的时刻到来时仍有一种惊奇、激动的感受。 阅读全文...

“蛤蟆舱”实验

  译者注:中国古代的庄子曾在《天下篇》里说:“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无独有偶,在西方古希腊有位学者芝诺,他提出四个著名的悖论,其中的“二分法”也表达了类似的思想。庄子扣芝诺都已初步接触到“无穷小”和“无限”的概念,他们实际上都是在探讨有关1/2+1/4+1/8+1/16……=?的问题。 阅读全文...

除以零

  任何数字除以零,都不会得出一个有意义的数字来。理由是除法被定义为乘法的逆转:如果你先除以零,然后再乘以零,就会重新得到开始那个数字。然而,乘以零只会得出零,不会得出任何别的数字。没有任何数字乘以零会得出非零的结果。因此,除以零的结果实际上是“无意义的”。 阅读全文...

出售行星

  “连一颗行星也没找到,”梯姆的脸气得紫胀,他悻悻离开飞船上的望远镜说,“贝塔星竟然不拥有任何行星!” 阅读全文...

仇恨之火

  在黎明前那寂静而又充满凉意的夜晚,一个火球掠过了新几内亚的上空。 阅读全文...

出类拔萃的新一代

  终于找到了,我是亲眼看见的,因而我相信我生活的目的是有意义的——为我的姐姐在人类学方面突然产生的兴趣作一个海外调查员。不管怎样,这总比令人厌烦的事好些。我压根儿不想回家,也不想多作解释或说明理由。我近来变得神经过敏,情绪不定,茫然若失。你知道,我在卡拉奇退了伍,作为一个前美国士兵和旅行家,我真是高兴极了,但不到几个星期,我就心烦若狂了。因此我非常高兴地接受了你的嘱托。你的嘱托已经完成了。 阅读全文...

虫神的祈祷者

  仓库区的一条街道上,他们正跟在一辆自动清障车后面巡视,这时霸格虫向他们袭击了。这只霸格虫很大,大约30公斤重,飞得很快。它越过垃圾堆,直奔后胎而来。 阅读全文...

穿梭之信

  写信这种方式似乎太老套了,对吗?当然,每个人都习惯于收阅即时信息。不过,虽然信件需要太长的时间去等待、思考和撰写。可是,我认为写信是一种遗失的艺术,我们会逐渐重新探索出这种艺术的真谛。 阅读全文...

冲锋线

  遍体鳞伤的活体飞船返回基地时没有发出任何警报。我之所以把它称作“返回”,是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每一艘超光速飞船实际上都是一部时光机器。算了,这些复杂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还有事干呢。 阅读全文...